天空之城

關於部落格
願神祝福願意行在祂旨意上的人

也求神使人人都能得救

更多重生的信徒能蒙神直接所用...
  • 269629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領受聖靈方言的經歷》-張思聰 牧師


我在赴以色列讀書之前是非常理性的人,總是反對「敬拜讚美」,反對「聖靈充滿」,反對「聖靈方言」。
我在耶路撒冷讀書時,我們參加一個美國浸信會的教會聚會。在聚會時他們都用敬拜讚美的方式做禮拜。本來我有點反感,但是在異鄉,也就忍耐一下。因為他們的敬拜團隊真的非常吸引我。
後來我發現,常常在敬拜讚美的時候,我不自主地流眼淚。我自己也覺得很驚訝。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聖靈在我心裡動工。漸漸的,我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有很多問題。好像心裡有一個聲音在提醒我。我開始在禱告中承認我自己的問題,並求神的赦免。現在知道,這就是聖靈在更新我的生命。
 
後來我師母從台灣帶來一些「靈恩的書籍」,類似「聖靈說話大驚異」、「方言深廣論」、「方言之美」、「征服黑暗使者」等。這類書我都是在上廁所的時候才有時間看。我覺得這些書的內容非常震撼我的心,因為這些不是理論,而是作者的經驗。每次讀到感動的地方,我就對神說,我也要像作者一樣經歷到祢。
我有機會回台灣探望父母時,我就到耕莘文教院去拜訪當時天主教最有靈力的王敬弘神父,希望他為我按手,是我領受聖靈。結果他當時心臟病而不再接受訪客。他們介紹我到台大旁邊的天主堂找某位神父。我就去了。
我等了將近兩小時,這神父才有空見我。我說,我要領受聖靈,請你為我按手。他就為我按手,我覺得頭重重的,他就說,那就把頭靠在椅背上。他就離開了。我躺了一陣子,也不曉得該不該起來。忽然之間,我好像進入一個很光亮的山洞裡,洞口有石桌椅,坐著三個人。我想走前去問他們這是什麼地方時,這異象就消失了。我就起身離開那間天主堂了。
 
回耶路撒冷後,我聽到有真耶穌教會的神學生來以色列,我就特意去他們的旅館找他們,他們正在聚會,我對他們的領隊就是神學院的教務長說明我的來意。他就要我跪下來,所有的神學生與老師來為我按手禱告,他們都用方言禱告,但是我口裡還是沒有冒出方言來。
我覺得很失望,那位教務長對我說,聖靈的方言不是他們能給的,而是聖靈給的。我還是不斷的向追求方言,讀關於方言的書,自己開口方言禱告。還是沒有用。
 
1997年神帶領我從以色列到舊金山參加「北美愛修園十週年華人聖工大會」,我去之前,我就對神說,在這次聚會中一定要賜給我方言。我去之前還拜訪一位美國的牧師,他為我禱告時,為我發了預言,說:「你所渴慕的,神會給你。」
到了舊金山的聚會,我才發現好多長老會的牧師都在場,包括已經去世的朱錫安牧師和他的姐姐。
我可以挑選有關方言的小組去參加,就是前新竹聖經學院的羅學川牧師的小組。
因為那小組是想領受方言的小組。聚會講完道,羅牧師就呼召,想領受聖靈方言的請出來。我就跑到最前面去;他要求現場已經有方言恩賜的人出來為我們按手禱告。立刻有十幾位弟兄姐妹為在我身邊,他們按手在我身上頭上,開始用方言禱告。我聽到他們的方言就是「啦啦啦答答答」的,根據一些書說說的,這不是方言,只是舌音
 
所以我就一直求神賜給我方言,我不要「啦啦啦答答答」的舌音。這樣過了一陣子,忽然神在我意念裡對我說,如果這些「啦啦啦答答答」是方言,你要不要。我就回答神,主啊,若祢認為「啦啦啦答答答」是方言,我就要。
這時我前面一位弟兄忽然對我說,「弟兄啊,你要跟著我們這樣開口啊!」我心裡想,若神認為這種也是聖靈方言,就決心跟著他們開口「啦啦啦答答答」好了。當我一開口「啦」時,就有一股力量從我肚腹裡衝上來,我的舌頭、嘴唇、上下顎就不自主的跳動起來,我的「啦啦啦答答答」不再是我自己刻意動的,而是那股力量帶動的。我好高興,又哭又笑的,好喜樂。
 
才沒多久,羅牧師就說,好了,我們今天的聚會到此為止。大家就停止方言禱告了。
當晚羅牧師又帶領了一次聚會,在聚會中他求聖靈賜下方言對眾人說話。這時就有一位姐妹站起來,開口說出「一種語言」而不是啦啦啦答答答的方言。這種語言我從來沒有聽過,好像音樂的旋律一樣美麗輕飄。我懂得華語、台語、英語、德語、希伯來語,在耶路撒冷我聽過俄羅斯語、法語、西班牙語、亞蘭語,然而這是一種我從來沒有聽過的語言。神這時在我的意念裡對我說,這就是「天使的言語」(林前13:1)。這位姐妹講完,就坐下去。
 
接著羅牧師求聖靈賜下翻譯方言的恩賜
於是就有一位姐妹站起來,用華語把方言的內容解釋出來,是對會眾的勉勵的話語;接著,就有好幾位站起來說「阿們」,我才知道這就是「翻譯方言的恩賜」。
 
接著羅牧師就禱告,求聖靈賜下喜樂的靈。開始就有人笑起來,笑的人越來越多。我身邊的朱錫安牧師和他姊姊也開始大笑,我就禱告,主啊,我也要,我也要。可是,我都笑不起來。我很失望。過了一陣子,羅牧師說,天國的喜樂就是這樣,我聽了這句話,忽然我的肚腹裡的那股力量又衝了上來,我就開始大笑不止。我也領受了聖靈的喜樂。
 
第二天,愛修園的陳仲輝牧師在聚會說,第一次領受方言的人,回去後要經常操練方言,就是用單字音與不同的母音操練,使自己的口舌思想不受自己理性的控制
 
我離開舊金山回以色列,我就打包回台灣了。回到台灣,我就經常操練方言。意思是,我心裡一想到方言禱告時,我就開口方言禱告。
我用方言禱告時,我的理性不知道我口裡說出的是什麼意義,但是心思裡都會有意念出現。神提醒我,這就是聖靈在告訴我方言在禱告什麼,也是聖靈在回應我的禱告。
 
我開始求問主耶穌,方言的原理是什麼?主耶穌說,就好像是游泳,聖靈好像是水。我們在水裡面,腳不能像在走路一樣,想要踩到地面,而是要舉起來,把身體交給水。然後手腳開始滑動時,水就會帶動我的身體。然而,沒有水,手腳滑動也沒有用;有水,但是你的手腳不動,水也不會帶動我。所以方言禱告要拋開理性語言的原則,要願意說出你自己不懂的「話語」。而且,心念一動,就要開口方言禱告,單獨時就可以大聲方言禱告;有人在身邊時,就輕輕的方言禱告。
我就知道,只要我心中有個意念來要我方言禱告,我就開始方言禱告,這就是我與聖靈在講說屬靈的奧秘我可以知道的奧秘,聖靈會用我懂得的語言顯明在我的腦子裡。
 
有些人說,「方言」是最小的恩賜;愛才是最大的恩賜。我們若看聖經林前12:31「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這經文裡的「更大的恩賜」是「複數」,「最妙的道」應該是「方法或原則」而不是「道」。所以「更大的恩賜」不是愛。
林前13:13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這裡的愛是與「信、望」做比較,而不是在講愛是最大的恩賜。
我們相信,愛不是恩賜之一;沒有聖靈恩賜依然可以的救,沒有神的愛,就沒有得救的可能了聖靈恩賜可有可無,神的愛是不可少的
 
我們在為他人禱告服事時,都會先輕輕的在靈裡用方言禱告,看我們意念裡出現什麼想法,我們就勇敢的說出來
他們常會因著這些從神來的話語得到造就、安慰與勸勉。
 
~本文可以直接下載、複製分享。願神祝福你們,反尋找的就必尋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