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願神祝福願意行在祂旨意上的人

也求神使人人都能得救

更多重生的信徒能蒙神直接所用...
  • 273825

    累積人氣

  • 55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魂的潛勢-倪柝聲-轉載

這一篇的東西,本來是想在『屬靈人』寫好,就寫出來。但是,因著身體的軟弱,與工作的冗忙,所以遲至去年方能登在復興報。現在為著應讀者的要求,所以纔出這單行本。
 
認識靈魂不同的最大益處,就是使人知道魂的潛勢力,是如何的會假冒聖靈的能力的。這樣的知識,並不是屬乎理想的,乃是幫助人走道路的。
 
我昨天晚上,讀到梅爾先生將要去世前,在一個聚會裏所說的話。其中有一段說,『這是一個奇妙的事實,就是從來沒有在基督教會之外,有那麼多的「靈學」(如關亡等)像今天的情形的。還有許多方言的運動,也許都是魂假冒靈的事實。我不願意辯論。但是,在我們人性較低的地方,魂的假冒是頂多的,總是事實。現在空氣裏簡直都充滿了各種假冒所發生的鬨動。主好像是呼召教會來到一個更高的地位。』今天的情形是危險的。願意我們『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阿們。
 
倪柝聲於一九三三年三月八日

 
魂的潛勢力(一)     復興報第二十六期
 
啟示錄十八章十一至十三節:『地上的客商也都為她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這貨物就是金、銀、寶石、珍珠…牛、羊、車、馬、和奴僕、人口。』『人口』兩字,原文是『人的魂。』這裏所說的貨物,是從金銀說起,到人的魂為止。以人的魂為總結。金銀車馬等等,本是貨物,能買能賣的。奴僕在此,也是能買能賣的,這就是買賣人的身體。但是,這裏說人的魂,也可以像貨物一樣的能買能賣。
 
林前十五章四十五節:『經上也是這樣記著說,首先的人亞當,成了有靈的活人。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關乎魂與靈等字的正譯,在屬靈人附錄中已經詳載。這裏的正譯是:『首先的人亞當,成了一個活的魂。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成了叫人活的靈是譯得很對的,在中英文聖經中,都譯得很準確。
 
林前十五章四十六節:『但屬靈的不在先,屬血氣的在先;以後纔有屬靈的。』『屬血氣的,』當譯作『屬魂的。』所以此節的正譯是:『但屬靈的不在先,屬魂的在先;以後纔有屬靈的。』
 
創世記二章七節:『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成了有靈的活人,可譯作『成了一個活的魂。』這節聖經的意思,是說神將生氣吹入人鼻孔裏之後,他就成了一個活的魂。『有靈的活人』這幾字,譯得不頂準確。可是請你們注意,我並非在此批評聖經譯得不好,或是反對這種譯法,因為聖經的原文,若按字面來譯,就不成文,所以他們譯聖經的人,只好這樣譯法。我們是為要追求更深意義的緣故,就不得不把原文的本意查考一下。
 
在已過的兩年多中,我深深的覺得,要講這個深的信息,但是,這信息是很難很深的,講者不容易講,聽者亦不容易領會。所以當我寫屬靈人時,並未將此信息引入屬靈人卷三─『魂』裏。但是,這信息,我總覺得應當題起。當我稍微讀一點書報,稍微與外界的人接觸,看到社會和教會在目前的光景和趨勢,就更覺得我們所知道的這真理,是何等的寶貴。同時,我看了這種種光景之後,就不得不再把我們所得的分給人,因為我們若不如此行,就是把燈放在斗底下了。
 
今天我所要講的,是屬靈的爭戰,和這末了的世代的關係,是我以前看為不能放在屬靈人書中的。至於講到靈魂體等的分別,屬靈人書中,已有詳細的解說。因為許多人未讀屬靈人書的緣故,我再略為講一講。
 
靈魂體的分別
 
創世記二章七節,『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這就是人的身體。『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這是神將靈賜給人,這就是亞當的靈。這可見人的身體是塵土作的,人的靈是神給的。當神將生氣吹入人的鼻孔裏以後,人就成了一個活的魂。這魂字,就是我們普通所說的靈魂。其實靈和魂、和體,是三件分開的東西。我們若說靈魂和身體,就是錯了。帖前五章二十三節是說,『又願你們的靈、與魂、與身上,得蒙保守。』靈,是神給的;魂,是活的魂;體,是神造的。魂,照我們世人常用的話來說,就是我們的人格。靈與體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個活的魂。天使的特點是靈。下等動物如禽獸等的特點是肉體。我們人有靈、有體,但我們的特點,不是靈與體,乃是魂。我們有活的魂。所以從此以後,聖經稱人,就稱作魂。這在原文、英文聖經中,均很明顯。例如雅各全家七十人下埃及,英文聖經記著說,七十個魂下埃及。聖經中又記著有一次有多少人得救,就說有多少魂得救。魂,就是我們人的個格,就是我們人之所以為人者。
 
到底靈、魂、體,有甚麼用處呢?靈、魂、體的用處,在屬靈人卷一已解釋過。但我頂快樂,因為有一天在書架上,我找到慕安得烈先生所著的基督的聖神,此書末了的附錄有一段記著靈與魂與體的解釋,正與我們所說的相同。所以,我今天,就把慕安得烈先生所講的譯給你們聽,他說,『當我們談到人的創造的歷史時,看見耶和華用塵土造人,這就是人的身體;隨後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這就是人的靈;所以我們知道人的靈是從神來的,結局人就成了活的魂。魂,是活的人,有自覺的功能。(我們知道惟人能有自覺,木石就不能自覺。)魂就是靈與體二者相接處的交接點。藉著體,人能與外界接觸,能受外界的影響;藉著靈,人能與神發生關係,並能從神接受生命的能力。人的魂是在兩個世界之中,因與兩個世界接觸之故,所以人的魂有能力來斷定他是要靈,或是要體完全管理他。靈是與神發生關係的,所以是最高的,體是與世界接觸的,與世界發生關係的,所以是最低的;魂自己若不從體得特點,就要從靈得特點。魂的地點,是叫靈與體有適中的地位,叫體在最卑下的地位來順服那在最高的地位的靈。』我不過給你們看見,不只我們是如此分,就是慕安得烈,也把靈魂體分得這麼清楚。
 
靈是甚麼?凡叫我們覺得神,與神發生關係的,就是靈
魂是甚麼?凡與自己發生關係的,有自覺的,就是魂
身體是甚麼?凡叫我們與世界發生關係的,就是體
司可福註解的聖經中,也是這樣註解說:靈,是叫人有神覺的;魂,是叫人有自覺的;體,是叫人有世界的感覺的。牛馬不會感覺到神,因為牠們無靈,牠們只能有自覺。體是叫我們感覺世界,叫我們能看見世界上的一切,覺得冷熱等等的。關乎體這一點,我想大家都知道,用不著多說。
 
以上所說的,是靈魂體的用處。現在我要題及最大的問題,就是在屬靈人書上,也曾題及的。多人想,靈魂體等問題,不過有關屬靈生命的問題,所以當注意。但是,我今天要告訴你,知道這些事,不只與我們屬靈生命有關,也是與我們屬靈的工作、並爭戰有關。當亞當未墮落時,人以為他所有的,與我們差不多,我們想亞當是人,我們也是人,所以差不多。我們所不能的,亞當也不能,豈知亞當所不能的,你們也不能;即亞當所能的,你們也不能。亞當的本事是如何,我怕你們尚未知道。你們若細讀聖經,就要看見亞當在未墮落前,亞當到底是如何的一個亞當。
 
亞當的權柄和體力
 
創世記一章二十七至二十八節說,『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神說,你們要管理這地。朋友們,這地有多大呢?你曾想過麼?我們這兩間房子,要叫僕人管理是甚麼意思呢?就是說,他能管理這麼大的地方,主人方派他管理。我們這裏文德里許多人家,若只用一個僕人來管理,就作不到了。因為一個僕人,不能作過於他力所能作的,即使有不良的主人,也不過叫一個僕人叫他在他所當作的事之外,再多作一點。但是,請問你們,神會不會叫亞當管理他所不能的呢?亞當若能管理,那麼亞當的能力,必不像我們今天的能力。他有能力、才幹、本事。他裏面的一切,和他外面的一切,都是從創造者所得的新鮮的能力。雖然不可以說是有千千萬萬倍的能力,也總比我們現在多千萬倍的能力方可作這些事。不然,就不能如此。若是我們,不要說管理全地,就是管文德里的衖堂,每天三次的掃除,就已喫不消了,身體都要真不起來了。但是,亞當不只管到全地,他又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的活物。管理,並非坐著不動,管理,是要管理,是要治理。所以,從這點,我們能見亞當必有一特別的能力,超過我們今天的光景。在你們以為這是件新鮮的事,其實這是聖經的教訓。在亞當未墮落前他有能力,他作事並不覺累。他墮落後,神纔對他說,你要汗流滿面纔得餬口。因此我們知道亞當在未墮落之先,作事並不會喫力。這能力,就是從神的創造中所發出的新鮮的能力。
 
亞當的腦力與記憶力
 
『耶和華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甚麼;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創二19。)朋友們,你們覺得新鮮麼?你若從字典中去把『犬』旁的字都讀一讀,你就說,我不懂,我不能記憶這許多的名字。但亞當能為所有的鳥獸起名。我們應當想,亞當是何等有智力的人。如果我們中間智力差點的人,去讀動物學,讀了一點,就無辦法,因為我們的頭腦記不清這許多。但是,亞當不是記動物學的名字,乃是發起─題名。所以我們看見亞當理智的能力是多麼豐富,多麼完全。你知道動物有多少千萬呢?但是,亞當替牠們一一起名。
 
亞當管理修理的能力
 
創世記二章十五節:『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我們且不說管理全地的事,且在此看神所吩咐他作的事。神是叫他修理伊甸園。修理,是比管理有系統些。伊甸園有多大呢?創世記二章十至十四節說起有四道河─就是比遜、基訓、希底結、伯拉河。是從伊甸流出,分為四個流域。你們想這個園有多大呢?比上海的虹口公園、兆豐花園,不知要大多少倍。亞當要修理這四道大河流域之地,就他的能力有多大呢?他不只修理,還要看守。看守就是保守這園,不讓仇敵進來。所以亞當當日所有的能力,必是非常的能力。他必是有非常能力的人了。這許多能力,都包括在亞當活的魂裏。所以亞當的能力,必是不可思議的了。亞當的能力,按我們看來,以為是超然的事,是神蹟奇事,但是,在亞當本身,並非神蹟,不過人蹟;並非超然,不過出之自然而已。
 
亞當的能力,在當日是否都用完了呢?按我讀創世記時所看見的,他並未用完他的能力。當亞當頂新鮮的從創造的神造出來後,在亞當未盡顯他能力之先,他就已墮落。當仇敵把魚鉤上的餌引誘夏娃時,他應許她甚麼呢?仇敵所用的魚釣,就是說,你若喫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就能像神知道善惡。像神就是仇敵的應許。他對夏娃說,你雖有能力,但是,你與神仍是中間隔了深淵,如果你喫了這果子,你就有神的權柄、智慧、能力。夏娃當日,就受試探而墮落了。
 
神給亞當的能力
 
我們今天並非好奇,乃是要看神給亞當的是甚麼?創世記一章二十六節:『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形像二字的意思,在原文是指人外面的形像,亦可譯作『形狀。』樣式二字,在字面看來,與形像沒有分別,是重複的。但在希伯來文中,樣式二字,不是指物質上的形像而言,乃是指道德及屬靈方面的形像而言。並非物質的字,乃物質之上屬靈的字眼。我自己不頂會讀希伯來原文,不過會看原文字典而已。有一位西國姊妹馬克哈師母,她對於原文,很有研究,她說,『樣式』二字,在原文是『變成像。』這樣說,好像不成文,實在她的意思是『成了像。』就是說,變得像他。神造人,是要人變得像祂。神的目的也是要亞當能彀像祂。魔鬼說,你能像神;神也說,你要變得像我,這是神的目的。從這句話,我們就知道在亞當未墮落時,他裏面是含蓄一種能力是能彀像神的。在他裏面有一種隱藏的能力,使他有像神的可能。在外面的形像上已經像神,但是,在道德上,(我用這道德二字是指著一切在物質之上的,不是指著人的好品行說的,)神要我們超乎物質之上的,都變得像神。這樣,我們就可看見人類墮落後所受的損失有多大。這大的損失,怕是許多人從未想到的。
 
人的墮落
 
亞當是個魂。他的靈和體都薈萃在他的魂裏。所以,上文所說的那麼多驚天動地的能力,都是包含在亞當的魂裏的。亞當從靈與體所生出來的活的魂所包括的能力,是不可思議的,超然的。(這是我們今天的看法。)當人墮落時,他這個與我們不同的能力,就立刻失去了。但是,這並非說沒有了。乃是說這些能力現在雖然仍在人的裏面,不過是像死僵的一樣,不能用牠。到了創世記六章人已墮落之後,人就變成屬肉體的。肉體把全人包圍起來,叫人順服牠。本來人是活的魂,現在人墮落,變成屬肉體的。人的魂本來是順服靈的管理的,現在順服肉體的管理了。所以神說,人既屬乎血氣(肉體),我就不再與他們相爭。所以在原文聖經中,說有多少人時,就說有多少肉體。神題到世人時,就不稱他為人,只稱他為肉體。(在中文聖經中,譯作屬血氣的人。)因為在神看來,人是塊肉而已。所以聖經說,凡肉(有血氣的人),都敗壞了。又說,神不把祂的靈倒在一切的肉(屬乎血氣的人的身)上。又說,凡肉(有血氣的人),都不能因行律法稱義。這幾處所說的血氣,在原文,就是肉字。因為從那時起,一切的人都伏在肉體之下。
 
為何我要題起這事呢?因為啟示錄十八章所說起的事,是末世所必有的事。我已題及末了的『人口,』就是人的魂。人的魂,成了巴比倫能買能賣的貨物了。為甚麼要把人的魂當作貨物買賣呢?因為撒但,就是那敵基督的,他所要的,是人的魂,以作他在這世代末了活動的工具。亞當在伊甸園墮落了,亞當的能力,也隨之墮落了。當亞當墮落的時候,這個能力並未失去,不過現在是埋藏在亞當裏面而已。

亞當成功作一個屬肉體的人,他的肉體把他那奇異的能力都緊緊的包藏在他裏面。一代一代的傳下去,亞當當初的能力,就變為一種潛勢力在他的子孫(人)裏面。就變作一種隱藏的能力。人並沒有失去這能力,不過被肉體將這能力捆綁在人的裏面。今天每一個活在世上的人,還有亞當的能力,不過都包圍在他裏面,不能自由發表。這些能力都在人的魂裏,像當日在亞當的魂裏一樣。只因今日魂是受了肉體的包圍,所以,這能力就也受了肉體的包圍。魔鬼在今天,就是要激動人的魂,把人的魂裏所包含的潛勢力發表出來,用以欺騙人,叫人接受他當作屬靈的能力。我現在所以題起這些,就是要我們知道,人的魂與撒但在這末了的世代有甚麼特別關係。
 
我們已經看過亞當是有特別,或者超然的能力的,其實不是甚麼特別超然的能力,不過在我們今日看來,以為是如此的罷了。後來亞當墮落了,這些能力也都隨他墮落了。這些能力,在亞當未墮落之先,是他很平常容易運用的能力。這些能力本來都是包括在亞當的魂裏。亞當墮落了,這些能力,就被身體的殼子所包住了。當初亞當的魂有這些能力,身體是他的幫助者,現在魂墮落了,他的能力,就被肉體的殼子壓住包圍了。現在撒但,就是要人把肉體的殼子打破,來發表人魂裏所包含的能力,藉此他就掌管人的魂。許多人不明白這個,反當牠是從神來的,就受了他的欺了。
 


從宗教方面來看
 
不只基督教,就是巴比倫人、亞拉伯人、佛教、道教、印度教,都是特別要想法子,要用力把亞當所遺留給我們當初魂中所包含的一切釋放出來。無論那一宗教,無論他們的功課,意即他們修行的方法和手續,如何的不同,在表面的底下,在一切功課的後面,只有一個共同的原則,就是要勝過外面的肉體,使魂的能力脫離了種種的捆綁,能以自由的使用出來。有的功課,是要破壞身體的攔阻,有的不過要叫身體與魂合一就是了,有的是訓練魂使牠剛強,能以勝過身體。無論如何,其中的原則,總是一樣的,對於這點,你們若不知道,你們就要受欺。我不知他們這班人,如何知道人的魂裏是有奇異的能力的,不過是死僵在裏面;也不知道他們如何知道這能力是被肉體所捆綁,只要釋放這魂的能力,就能滿有神奇的能力,能彀成為所謂的『仙』『佛。』這件事也許是魔鬼邪靈所告訴他們的。所以他們的說法雖然都不同,但是他們裏面的原則都是一樣的,就是要特別用法子,把魂的能力釋放出來。雖然他們還沒有我們這魂的能力的名詞,但是,事實卻是這樣的。例如道教、佛教、以及基督教有關係的真道會和基督教科學會(這會在上海、天津都有分會),他們有特別能力,超奇的能力,他們能作似乎神蹟的事,他們會醫病,也有人能豫知未來的事。
比方說,道教中所講的修練、吐納等等,就是最淺的,如打坐等,也只有一個原則,就是叫身體順魂,來釋放魂的能力。所以道教中有許多神奇的事發生。好多事都是事實,我們不能以為迷信,就甚麼都完了。至於佛教,本是無神主義。釋迦牟尼本是個無神派。這是許多研究佛學,著佛學評論者所共有的斷案。他是相信輪迴。他也相信輪迴之外的涅槃。人如果真弄到甚麼都空的時候,人就能彀超過一切成功為佛了。我今天不是要講佛學。我的目的,就是要解明為甚麼佛教中很有不少的奇事,和他們得著這些奇事的手續是如何。佛教中人講避世,他們出家不婚娶,他們戒殺又戒葷,他們參禪,他們修行,到了後來,他們就辟穀。有好多的高僧,竟然能豫知未來和過去的事。他們藉著佛法,也會作出不少奇異的事來。在他們所謂的心血來潮時,就可以知道未來的事。這些事的原則,只有一個,就是佛家是用牠各種的戒並修行,來打破身體和物質的捆綁,使他們魂的能力能彀發表而已。就如最簡單的參禪,也是以脫離肉體的捆綁,來發表魂的能力。我有幾個父執,他們是加入同善社的。他們也按著他們的規矩打坐等等,他們說,他們進入一層,就有一層的光,道有多少高,就能見多少光。我相信這些都是真的事。他們不過是脫離了身體的壓制,而得著亞當在墮落前所有的能力而已。這並不足奇。
 
至於世界現今很普通的基督教科學會,是艾迪師母所發起的。她說,人本無病、無痛、無覺、無罪、無死。(但是,艾迪師母已死了。)人本無病,所以,如遇患病時,病人只要用心說,我沒有病,他就可以不病。意思是說,只要我信是無病的,就無病。對於罪也是一樣。信他沒有罪,罪就不會有。只要訓練人的意志、思想、情感到一地步,說這些事是絕對沒有的,這些都是假的、騙人的,這些就真的沒有了。當初他們這樣說時,有許多人反對,有許多醫生反對,以為如果這樣,醫生就用不著了。但是,他們查考基督教科學會所醫好的人,看見他們真好了,結果連他們也無法推翻,並且信他們的人越過越多,甚至有許多出名的科學博士和醫生們也信了。在英美各國,不特有許多人相信,就是在中國也有他們的分會。但是,這些並不足為奇,因為亞當本有頂大、頂多的能力,包含在他的魂裏面,只要人能從肉體裏把這魂的能力釋放出來,就可以得著。
 
我們已經看見,神造亞當時,亞當是有一種很超然、很神奇的能力的。後來亞當墮落了,這神奇似的能力,也就隨之而墮落。一班不明白的人,以為亞當墮落後,所有神奇的能力已經都失去了。但是,證以今代心理的事實,亞當當初的能力,並未失去,不過潛藏在他的魂裏而已。因為在已過的五六千年中,就是在不信主耶穌的人中,就已有不少能彀表顯這能力的人,不過不多罷了。在最近的百餘年間,表顯這能力的人,卻是很多。我在上一次已經題起許多例子和證據,那些證據,都足以證明,亞當當初的能力,不過隱藏在他的肉體裏,並沒有失去。今天我要講這魂的潛勢力,到底與基督人有甚麼關係;我們若不明白,有甚麼危險;我們當如何提防。我請你們特別注意以下的四件事。
 
四件事實
 
(一)亞當裏面包含有無限的能力,和神奇的能力。(這能力我們稱之為魂的能力。) 今代心理學事實,證明一切神奇的能力,還都在人的裏面。自一七七八年馬斯麥爾的發明以來,關乎人各種各樣的潛勢力,無論其是發表在心理學方面,或者發表在科學的基督教方面,或者發表在其他科學方面,我們知道都不過是潛藏在人裏面魂的勢力而已。就如道教、佛教等,從運氣、修煉、打坐、參禪等所發明的,各樣神奇的事,不過是表明人魂裏是藏有從亞當傳下的潛勢力,我們應當記得,這些能力,都是在人未墮落之先,就已有的當人墮落之後,這些能力,仍在人裏面,成為一種潛勢力。
 
(二)撒但的目的,就是要管理人魂裏這些能力。 撒但是知道人的魂裏,包括有這麼大的能力,任何事都能作。他就想,不要讓神來管理人這些能力,他要來管理,他要利用這些勢力來作事。他在伊甸園中,試探亞當夏娃,目的就是要得著權柄來管理。
 
從前我曾講過,分別善惡樹與生命樹屬靈的意義。分別善惡樹的意義,就是獨立,取單獨行動生命樹的意義,就是倚賴神生命樹告訴我們,亞當所本有的生命,不過是人的生命,還需要倚靠神,得神的生命而生活。分別善惡樹,就是人不必倚靠神,自己就會作,就會生活,就會結果的意思。我為甚麼再引起這事呢?因為我要你們看見,亞當夏娃失敗的緣由,然後他們方知我們現在應當如何作法。我們若把亞當所隱藏的勢力來發表使用,也就會有許多的奇事。我們要知道到底這樣的發表是否可以的。
 
撒但知道這些怪異的能力,是藏在人裏面,所以他引誘人,叫人不倚靠神而獨立。所以伊甸園中的墮落,不是別的,乃是人與神分開,人取單獨行動。撒但引誘人喫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就是叫人不必倚靠神,只要藉著自己就會作,靠著自己的能力就能成事。我們一看這伊甸園中失敗的故事,就可以知道撒但的目的是甚麼。他就是要得著人的魂。人失敗了,人所有的本能,所有神奇的能力,就都落在撒但手中了。
 
(三)撒但今天就是要發表魂的潛勢力。 人一墮落,神將人的那些勢力,都包藏在人的肉體裏,在肉體的管治之下。亞當墮落了,他的許多能力,也隨之而墮落,被捆綁在肉體之中,被隱藏在肉體之內,成為一種潛而不顯,雖有若無的能力。墮落之後,凡一切屬魂的,就是屬心理的,都被一切屬肉體的,就是屬生理的所管轄、所捆綁,叫心理的一切勢力,被生理的勢力所管治。撒但的目的,就是要從事於釋放人魂的能力,要人把他肉體的外殼打破,叫他的魂脫離肉體的捆綁,來發表他的潛勢力。這就是啟示錄十八章十三節所說,他買人的魂為貨物的意思。人的魂,竟變成仇敵買賣的各類貨物中之一。仇敵特別要得著人的心理的能力,作他的貨物。
 
末了的時代,特別就是今天,撒但的目標,就是要行當初在伊甸園裏他所要得著的。雖然仇敵在伊甸園曾作他要管理人魂的工作,但是,他並未得著完全的成效。因為人墮落後,整個人,就伏在肉體之下,人魂的能力,也伏在肉體之下。換言之,就是人心理的能力,都伏在人生理能力之下。仇敵無法可想,他的計畫沒有成功。幾千年來,他就是運用他的能力,使人來發表他的潛勢力。在這裏找著一個人,在那裏找著一個,這一年中有一個人,那一年中又有一個人,被他找到,叫他們使用人魂的能力,這些人,就是那些歷來人所看為能行奇事的宗教家。可是近百年來,自馬斯麥爾發明心理科學以來,追蹤發現的心理現象又相繼不絕。這些並沒有別的緣故,都是仇敵要作成他所已作而未成的事而已。仇敵要在此末世,把人所有的潛勢力都發表出來,這就是他獨一無二的目的,這也是他數千年來所刻意經營的。這就是撒但在金銀牛馬珠寶各貨物之外,又買人魂作貨物的用意。並且人魂這貨物,就是仇敵所最努力去作,所最要用方法得著的。
 
(四)他對於這些能力的利用。 他叫人發表了魂的潛勢力,到底有甚麼用處呢?有頂多的用處。(甲)他就可以應驗他對人當初的應許,就是『你必要像神。』他要使人因為自己會行這麼多的奇事的緣故,就以為自己是神,以為在人之外,再也沒有神了。
乙)他要混亂神的神蹟。他要使人相信聖經中的神蹟,也不過是心理的作用。把神蹟降格,來與奇事相等。使人以為主耶穌所能的,我們也能
(丙)來混淆聖靈的工作。聖靈在人裏面作工,是藉著人的靈,現在撒但從人的魂裏造出許多類似聖靈工作結果的現象,使人得了假悔改、假得救、假重生、假復興、假快樂、以及其他不是出乎聖靈的經歷
(丁)使人作他的工具,來成功他在末世最末了一次抵抗神的計畫。
聖靈是神行神蹟的能力,人魂是撒但作奇事的能力。末了的三年半,就是撒但利用人的魂大作奇事的時期。
 
現在我可以總括的說,(一)一切的神奇能力,都早在亞當裏面;(二)撒但的目的就是要管理這些能力;(三)撒但在這末世,就是要用方法,發表這些能;來作成他所未作成而要作成的事。
 
神作工與撒但作工的不同點
 
我們應當如何防備呢?我們當分辨甚麼是神作的工,甚麼是仇敵作的工;甚麼是聖靈作的工,甚麼是邪靈作的工。所有聖靈作的工,都是藉著人的靈作的;所有仇敵作的工,都是藉著人的魂作的聖靈是感動人的靈,仇敵是感動人的魂。這是神與仇敵作工根本的不同點。神的工作,是在聖靈中發動的;仇敵的工作,是在人魂中發動的。我們人的靈,因墮落死了,不能與神交通。當我們信主耶穌得救時,就得重生。甚麼叫作得救得重生呢?得救得重生,不是一種名詞,得救得重生,在神前是實實在在的有生理上的改變,或者說,是實實在在的有生物上的改變。我們人本有靈和魂的,當我們信主耶穌時,神就把神的生命放在我們靈裏面,叫我們的靈活過來。人的靈是實質的,神把新靈放進去,也必是實質的。約翰三章六節告訴我們,甚麼是重生呢?凡從聖靈生的,就是靈。以西結書也告訴我們說,神要把新的靈放在我們裏面。所以我們的重生,乃是有新的靈。主耶穌也曾說,我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肉體是無益的。所以我們的生活工作,都當在靈的範圍之內神要用我們時,也是在我們的靈裏作工,也是藉著我們的靈作工。以弗所五章十八節說,『要被聖靈充滿。』這譯法,是對的,但是也可以準確的譯作,『在靈裏被充滿。』這個意思是說,現在我們的靈,不只當被聖靈充滿,乃是說,這一個靈要被聖靈充滿。所以,我們看出,是神用聖靈來把我們的靈充滿了。
 
這些事,我已在屬靈人書上,詳細說過,現在我不過再給你們看清楚,聖靈作工是在我們的靈中;邪靈作工,是在我們的魂中靈,是聖靈作工的地方撒但,只能在魂中,藉著魂的能力來作工。撒但沒有辦法從靈裏作甚麼,他的工作,不過能在魂中;他工作的結局,也只能限於魂中。仇敵在五六千年中所已作的,現在繼續的作,將來也要作。為甚麼撒但也好像能像神那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在呢?沒有別的緣故,只因他藉用人魂的能力。可以這樣說,聖靈,是神的能力;人的魂,好比是撒但的能力。可惜許多人,並不知佛道中修煉、吐納、運氣、打坐,與歐西的催眠術,以及心理學中所發表的許多奇事,都不過是發表人魂的潛勢力,所以他們不知魂的能力,是有多麼大的。
 
弟兄姊妹們,我們莫想這些事是小問題;也莫想讀書的人要研究這些;我們研究這些事,並無甚關係。其實這些確有大關係。
 
魂能力的兩方面
 
魂的潛勢力,從聖經來看大概有兩類,從心理學來看,也有兩類,並且是很相合的,我們承認我們不能把牠分得頂清楚,也不能把牠所包括的確定歸於那一類。不過,可以如此說,魂的潛勢力,一類似乎是平常的,一類似乎是神奇的;一類好像天然的,一類好像超然的;一類似為人所能領會的,一類似為人所不能領會的。
 
心理學中的心思(mind在中文譯作心),比聖經中心思(mind)的定義大些。凡心理學中所說的心,都可分作兩部分:一部分是意識的,一部分是半意識的。(半意識,或作閥下意識。)心理學中所說的半意識,或者閥下意識,就是我們所說魂中神奇方面的能力。所以心理學中的心,等於聖經中的魂,一部分是意識的,一部分是半意識的。(或作閥下意識的。)雖然心理學家把意識的,和半意識的分得頂清楚,其實是很難分的。只要大概是普通一點的魂的表顯,就歸之於意識的類中;凡非普通的,是神奇的,就歸之於半意識,或者閥下意識的類中。我們常將平常普通些的魂的表顯,歸在魂的範圍中,其實凡比較厲害,或覺得神奇古怪些的魂的表顯,也都在魂的範圍中。不過後者漸漸的達到半意識的範圍裏而已。因為各人的潛勢力不同,所以有的現象是偏於這一類,有的現象是偏於那一類。
 
為主作工的人,都當特別注意這一點,否則當你們要去帶領人時,恐怕你們反要被這神奇的能力,把你們帶走。我再申述靈魂的分別於下:亞當的魂,就是舊造神所重生的靈,纔是新造神所作的事,都是藉著人的靈,因為這是人重生的生命,是人的新造撒但所造的事,都是藉著人的魂,就是包括在亞當裏而墮落的魂。撒但只能用舊造,不能用新造,因為重生的生命,是不能犯罪的。
 
今天撒但在教會裏所作的
 
撒但如何憑藉人的魂而用其潛勢力呢?佛教、道教、與基督教中精神學家靈魂學家等,都是他的工具。這個我們已舉了許多例。我今天要另舉若干在屬靈的事中,仇敵如何利用人的魂的例,好叫我們分辨何者是從神來的,何者是從仇敵來的;並知道神如何用人的靈,撒但如何用人的魂。
 
禱告
 
聖經中所有的禱告,都是有意思的,並非糊塗的禱告。主耶穌教我們禱告時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在天上的父。』主是教我們禱告給天上的父聽;但是,我們基督人常是禱告給房中的神聽,並未禱告給天上的父聽。我們的禱告,只能給天上的父聽,應當是上達於天父。不必管你的感覺的好壞,感覺的有無,神只要我們藉著信,把我們的禱告送到天上去。我們若禱告給房間裏的神聽,我怕你就要從你房間的神得許多奇異的感覺,許多神奇的經歷與異象。這些不過是撒但給你的,並且你從撒但所得的,有屬於意識的,有屬於半意識的
 
有的人也許不是禱告給房間裏的神聽,但他的禱告都是向著他所禱告的人的身上的,這也是頂危險。比方,你有一個朋友在二千里外,你為他禱告,求神叫他在道理上復興或是要他相信主。你的禱告,並不向著天上的神,你不過是聚精會神的,把你所盼望的,把你所要的,如同一種勢力送到你朋友的身上;你的思想,你的意念,你的要求,和你的一切都是圍在你朋友的身上。你的禱告好像弓一樣,把你的思想、意念、要求等如同矢一樣,向著你朋友的身上一直射過來他被你這勢力所壓,果然就如你所求的成就在他身上。你就以為你的禱告是得了答應。但是我告訴你,這是你向著你朋友的禱告得了答應,不是你向神禱告,而神答應了你的禱告。有人說,我的禱告得答應了,因為我把『禱告堆在他身上。』我對他說,是的,你是向他禱告,不是向神禱告,所以是你的禱告得答應,不是神答應你的禱告。我告訴你們,你們若這樣作法,雖然你們不懂催眠術,但你在暗中所作的,已是照催眠術的原則作了。就是把你魂的能力釋放出來,作成這件事。
 
我要讀某信徒所寫的一封信,他說,『我最近被仇敵攻擊得頂厲害,我吐血、心跳、氣喘、四肢無力,整個身體,好像都要破碎了。當我禱告時,神就給我一個思想,叫我用禱告來反對許多人用魂的能力向著我所發的禱告。我就求神用主耶穌的血保護我,遮蓋我。我也信神的能力,要在我身上彰顯。當我這樣起首反抗著禱告以後,希奇,我的心不跳了,血不吐了,氣不喘了,四肢的力也恢復了,所有的都恢復了原狀,與無病時一樣。從那天起神給我看出,我所以吐血、心跳、氣喘、四肢無力,是因為有一班(就是為我禱告的人)受迷惑的信徒,把我禱告病的。後來,我就幫助了他們中間的二人,叫他們得救、得釋放,可惜其餘的人,仍陷在這迷糊的坑中。』
 
這是甚麼緣故呢?因為你沒有向著天上的神禱告,你乃是將你的禱告射到、圍著、堆在你所禱告的人身上。你這樣作,表面是在那裏禱告,暗裏是在那裏用魂的能力來壓迫那個人。你若用魂的能力為某人禱告說,某人應當如何;比方,你說,他若不當受刑罰,也當受管教。這樣,你出乎魂力的禱告,就要射到那人身上,那人就病了。這是一個定律,是一個魂的律法。正如人把手指放在火中,手指就必被灼的定律一樣。所以我們禱告時,不可求某人若不如何如何,就叫他怎樣怎樣。你若這樣禱告,他所有苦痛的遭遇都是你害他。我們若聚精會神的禱告,我們的禱告應當是向神的,不應當是對人的。我也曾有這經歷。我在前幾年中曾患病年餘,也就是因為有五六人把他們的禱告,堆在我身上。他們越禱告,我就越軟弱。後來我知道了這個緣故,我就反對這樣的禱告,求神不要使他們向我所禱告的得成全在我身上,後來我就好了。
 
工作的能力
 
在一個奮興會中,若有在主裏有經歷的人在場,他就能知講道的人,到底是用魂力,或用靈力。有一次,我遇見一位朋友告訴我說,某人講道真有能力。我就說,我未見過那人,我不敢下斷語。隨後,我又寫幾個字在一本小冊子上給他說,充滿了能力,到底所充滿的,是甚麼能力呢?這人在主裏沒有他妻子那麼深,所以他就不懂,轉過去問他的妻子。她看了這本小冊子,就笑著說,真的,這真是一個問題。到底是甚麼能力呢?一位弟兄,從前在我們中間,也曾講過,一個人有能力或沒有能力,不是他能用手把桌子拍得響,我們就說有能力。所以我們在聚會中,當分別說,這人的能力,是魂的能力呢?是屬靈的能力呢?
 
關乎這點,我們可從兩方看出:(一)從講道的人自身;(二)從聽眾方面。講道者,若倚靠已往的經歷,以為我已往這樣講,就有人悔改認罪,今天我再講一下,也必有人悔改認罪。或是多講別人怎樣認罪悔改的故事,為要鼓勵人。他若是這樣存心,就可知道他必是使用他魂的能力來作工
 
另外,講道者,若能像那一位威爾斯復興會中的領會者的態度,就是求神把他壓下來,求神捆綁他的魂的能力,約束他的自己,拒絕一切從自己出來的就好了。講道者若是如此存心並追求,就魂的能力有拒絕的可能。講道者,自己重分辨,能確知這兩種能力,是如何的不同。並能分辨自己所作的,那件是藉著自己魂的能力作的,那件是藉著神的能力作的
 
聖靈作工有三方面:一,聖靈重生我們;二,聖靈住在我們裏面,叫我們結出聖靈的果子;三,聖靈降在我們身上,叫我們有能力作見證。聖經裏講聖靈的能力,都是指作工、作見證而言。這是聖靈在我們身上,不是聖靈在我們裏面所作的工。所以聖靈的能力,是為著工作;聖靈的居衷,是為著果子。原文聖經,說到聖靈的能力,都是說降在上面;說到聖靈結果子,就說住在裏面。甚麼是在上呢?就是聖靈給你的一切能力,是在你之外的。你自己不覺得,你自己一點把握都沒有。所以,在一個聚會中,若有人問你,今天的聚會你有把握否?你有把握叫人得救否?你必定說,我無把握,也不覺得甚麼。因為這能力是在你之外的。聖靈的能力,是在你之外的能力,是你所拿不住的能力若是魂的能力呢,你就有把握,你知道所講的道,能使人哭,能使人悔改認罪。甚麼叫作『有魄力』呢?就是有魂的能力。
 
有一次,我覺得我沒有能力。雖然人對我說,你可以過去,但我總覺得無能力。所以就去見一位年老有經驗的姊妹(和教士)。我對她說,你的能力很大,我為甚麼沒有能力呢?她與我頂熟,常常在道理上幫助我,就正顏對我說,你要的能力,是你能覺得的呢?還是你不能覺得的呢?你是要那一種呢?我聽了,就懂了。我說,我不要覺得的。她就說,你要記得所有從聖靈來的能力,從來沒有本人覺得的必須,人的本分,是順服神而已因為聖靈的能力,從來不是要使本人覺得的。(註:在靈裏的覺得,又是一個問題。)所以,我的本分是求神捆綁我魂的能力,就是我自己的能力,我不過是完全順服神,其餘的,是讓神作,我不必管。我們若用魂的力量來作工,我們自己能覺得,正如催眠術家知道他怎樣一作,就必有某種的結果一樣。他們知道第一步當作甚麼,第二步當作甚麼,第三步當作甚麼。所以,許多傳道人在講臺上的危險,就是他不知道他自己是用他自己魂的能力。他以為他有能力,那知他是用他魂的能力來作,他不過用心理的力量來得人
 
有人說,你們傳道人是最注意心理學的。我說,不對。我們雖明知可用心理學的方法來得人,我們卻要迴避,不使用心理的能力。當我在山東作工時,有一位教授對另一位教授說,他們這些傳道人作工,都是憑情感的作用。碰巧,我在那天下午對信徒們講道時,我對他們說,情感是何等不可靠、無用處。那位聽人對他說作工是憑情感的教授,也在座。他聽見了我的話,說,可惜,那位說傳道人用情感的教授不在,不然,他今天可聽見情感也不可靠的。所以,請你們記得,所有用情感作的,都靠不住,都要過去。所以在聚會中,若是聖靈能力作的工,人就用不著自己出力,用不著自己來作甚麼。講道的人,若用魂力來作,他本人必用許多力氣,另外,他還要用許多方法,如用哭泣、呼喊、跳躍、情感、或不斷的唱副歌,或是多講些動人的故事。(我不是說聚會中不可用詩歌及故事,但只可有適當的限度。)這些並無別的用處,不過是要叫聽眾被這些感動到一個地步而已。
 
我們都知道有的人,不一定是比別人美麗,比別人有口才,他卻特別有吸力,會吸引人,會把人拖過來親近他。這不過是他的吸力比別人厲害些。我也常聽人對我說,你對於某人的影響力很大,你為何不把他拖過來呢?我說,這是無用的。因為這不過是天然的,不是屬靈的。許多人把基督教看錯了,以為不過是一種心理的作用,是心理範圍內的事,都是因我們信徒自己先弄錯了。你的父母兒女,若是神的能力,還不能吸引他們,就是你有再大些的吸引力,也歸無用,也不能吸引他們。也許你用你的吸引力把他們拖來的時候,也並無所得

 

平安快樂
 
基督教所能達到的最高點是甚麼?就是完全與神聯合,而完全失去自己。現在心理學中,也有所謂人能與看不見的『心』聯合,叫人能失去在他裏面。這好像是與基督教一樣,其實是大不相同。現在人所最歡迎的博克蒙就是屬乎這一類的心理學。他一派的書已有譯成中文,在廣學會出版的。他所傳的道理中有一條是默想。他以為人要與神來往,只要默想。他並不叫人早晨讀聖經,只叫人默想,然後禱告。並說你禱告後的第一個思想,就是神給你的思想。你當在這一天內,照著這思想去行事作人。豈知這樣的默想神,不過也是打坐、靜默、參禪的一種。他們的默想,有甚麼效果呢?他們說,默想能叫你頂平安、頂快樂。不錯,你若用一點鐘的工夫,把你的思想默默的安放在任何別的事物上,你也可以得著你所謂的平安快樂。你若用一小時工夫,默想任何虛無的物,你也可得到平安快樂。許多人的默想,不過是一種心理的作用。我們基督教就不同。我們不必默想神,因為我們已有了神的生命,我們能在我們的直覺中認識神,不管我們在感覺上覺得不覺神,我們裏面有直覺的引導,叫我們認識神。並有神的話在聖經上告訴我們。神的話如何說法,我們信就是了我們有信心,不必管感覺是如何。這就是我們與他們不同的地方
 
奇事
 
另外,我們看到神奇的事等等。這個我個人並不反對。我亦曾親見幾人立刻蒙神醫治得痊愈的。今天有多少人說,能醫病,我們不反對,我們只反對用錯誤的原則來醫病的事。有人對我說,你反對方言麼?我說,不反對,但我反對一切用錯誤的方法來說的方言。至於異夢、異象,我們也不反對,我自己也曾看見過大光。這些在聖經中也有的,我們也承認。但我反對一切用不正當方法所得的異夢異象。比方說,醫病,聖經是說按手與抹油。卻有人一面按手在人頭上,一面用手用力一直摩擦他的後腦、頸項,並且還要問他說,你覺得怎樣。當然,他被人摩擦時,頸項那裏要覺得發熱。這是一種下流的催眠術,是催眠術家所不用的。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後腦有一根最大的神經,一直從後腦通到脊骨中的。這按摩的人,雖然不知道這是催眠術的一種,實在他所用的是催眠術。受按摩的人,也許要覺得有電流似的一股熱氣,一直通到背脊上,他就好了。這不過是人魂裏的潛勢力的表顯。他這人雖然好了,但是,我不承認這是從神來的醫治。
 
靈浸
 
我們再說到求聖靈的洗這件事。我此番在山東也與人說過,叫人求。但是,我不贊成將許多人關在一間小房子裏,幾天幾夜的禁食、禱告、唱副歌。我對你說,若有人這樣作,(在這些人中,也許有的人已禁食幾天,身體很疲乏無力,房間既小,空氣又少,在這種光景中,他們大家再繼續不斷的唱著一種短的副歌,)過了不久,當然人的腦子要發昏,意志要被動,口裏就不免要發出一種昏亂無狀的聲音或言語。這樣,他們的潛勢力就發現了
 
在求聖靈的浸的聚會中,也有口中只嚷著阿利路亞這一句話的。他們接連的喊千百次,當然,喊到末了,頭腦已昏沉,心思已麻木,就要發現一種的異象了。這那裏是靈浸,不過是魂浸而已。我告訴你們,他們所得的,不是聖靈的能力,乃是魂的能力,就是潛勢力的表顯。所以,他們得的能力,不過是從人一種的訓練而得來的,並非從神而來的,因為這樣,並非得靈浸正當的方法。他們還要逼著別人照樣作。他們要根據他們已往的經歷來作,卻不是從神得教訓來作。
 
有人聽了,就要問說,照你這樣說來,難道就無真的神奇的事麼?有。若是從神出來的,我們就感謝神。但是我們要分別。若不是從神出來的,就不過是從人潛勢力出來的。我在山東時,曾聽見一個瘋癱了多年的女人,完全得了醫治。如果,她所得的醫治,確是出乎神的,我就為她感謝神。但是,她所得的醫治,是從他們那樣按手得來的
 
認識魂的潛勢力
 
那位發起基督教科學會的艾迪師母,是不承認有死、有病、有痛的但是,她死了。但是,她所發起的基督教科學會仍存在,直至今天,仍有頂發達的光景。他們今天仍說,病人只要信是無病,就不覺得痛;快死的人,只要信是不會死的,就不會死。結局,實在有頂多的人得了醫治。其實,基督教科學會,既不是基督教,也不是科學。牠不過是解除人在生理上的捆綁,叫人心理的力量剛強起來而已。他們不過叫人發表他魂的潛勢力,來勝過身體的軟弱而已。
 
現在因魂的潛勢力的發展,所以神奇的事,是越過越加增。其間有許多是頂超然的、頂神奇的。但這不過都是魂的潛勢力的表現。我雖不是先知,我卻讀過豫言書。我知道以後魂的潛勢力要有更多的表顯。因為仇敵要在末世抓住人魂的能力,來作成他的工作。他若能抓得到,他就要越過越厲害的作出神奇的事來。
 
有兩等人,都是各偏一端的。一等人說神奇的事是沒有的。他們聽見人說起神奇的事,如神醫等等,就不要聽。另一等人,只是注意神奇的事,不管這些神奇的事,是從誰出來的─是從神來的,或是從仇敵來的。我們今天當小心,不偏於那一端。每逢有神奇的事發生時,我們無論是看見、聽見,我們要問,這是神作的呢?是仇敵作的呢?是神的聖靈作的呢?是人的心理的律法作的呢?
 
我們今天當用我們的本能,就如心思、意志、情感的本能,來作事,但是,我們不應將裏面所含蓄的潛勢力發表出來。心思、情感、意志,本是人心理的器官,是人所不能不用的。人若不用這些,邪靈就要代替他用。若是我們苦用這些本能後面的潛勢力,邪靈就要以各種假冒的神蹟給我們。用魂與心理的原則來作工,就所得的結果是假的。只藉著聖靈的能力來作的工,就是真的了。聖靈作工,是有定律的,因為羅馬八章二節說,賜生命和聖靈的律。感謝神,聖靈是事實,聖靈的律,也是事實。我們只要藉著聖靈的律,就所得神奇的事,纔是從神來的。
 
回教中人,是頂難叫他們信主耶穌的。所以,在比較看來,回教中人信主的人頂少。(我不是說沒有。)他們回教人禱告,是如何禱告法呢?他們每天三次,必得到回教寺中去禱告。他們說,要發起成就一件事,只要千萬人同心的為這事禱告就得了。在回教人最出名的大理地方,有一個頂大的禮拜寺,可容十萬人,每次都有十萬人在裏面禱告,禱告後,另有等在寺外的十萬人再進去禱告,他們所禱告的是甚麼呢?只有一句話,大家同心同口的喊說,我們要土耳其復興。要脫離白種人的管轄。他們這樣十萬十萬的人在寺內在寺外禱告,他們心理的能力,就得勝了。果然,他們現在脫離了白種人的管治,得了復興。可惜許多信徒的禱告,並沒有得著神替他成功事情,乃是他魂的潛勢力發射出去,成功了他的目的,如回教的人一般。
 
我們再看印度教的能力。印度教中,有人能在火上走著,並不被火所灼。這是真事。並且他們在火上走,不是走幾步,乃是走很長的路,並且每步腳所踏的,都是燒紅的烙鐵。但是,他們並不受傷。印度教中,也有人睡在尖釘的床上而不受傷的。自然,在他們所謂道行淺的人,就受不住,要覺得痛了。這也不過是魂的能力的發展。然而,許多信徒所行的奇事,卻和印度教人用同樣的能力
 
基督人在聚會中,常覺得聚會中有能力壓下來,或是在我們禱告讀經時,覺得無意思,非常煩悶,這就是撒但藉著魂的能力來壓住我們,來攻擊我們。不只我們有這種感覺,全世界中凡深有經歷的基督人,都覺得,這個時代,受仇敵的攻擊是特別的厲害。凡在主裏深有經歷的人,都覺得全世界中的空氣,已重重的被魂的能力所遮蓋充滿,所以我們應當隱藏在主寶血之下,得血的保護。
 
在一個大禮拜堂聽道時,你可以立刻覺得魂的能力是否在那裏運行著,你可以立刻覺得是否有一個東西好像是在那裏慫恿你。雖然講道的人,要說,今天有人悔改了,得救了。讓我們注意的看他所說那些悔改得救的人結局是如何?因為他們中間有一個不正當的能力攙雜在內。若是從神來的能力,是神靈的能力,他就要覺得頂清楚、頂輕鬆的。出乎仇敵的能力,魂的能力,就是因為人多纔生的能力。這就是分別。盼望我們都能分辨,以免受欺。
 
時候已經到了,撒但正竭其全力,在宗教家、科學家、並基督人的身上,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來鼓動他們裏面所同有的潛勢力。事實已在我們面前。我們該求主賜給我們亮光,使我們真能分別。阿們。
 
當究來源
 
有人求異象,有人說看見光,有人說看見火焰,有人說作了異夢,有人感覺得著電力似的抖一下。他們這樣作見證,後來就有多人也有這樣的經歷。我並不反對這些事的本身,我乃是說,這些事是從那裏來的呢?是出於魂的呢?是出於靈的呢?我們要記得,所有在靈裏作的事,在魂裏都有,不過出於魂的,目的在假冒靈而已。我們若不追究這些事的來源,我們就要受欺。頂要緊的,不是說沒有這些事,乃是說這些事是出於魂的呢?是出於靈的呢?
 
靈和魂的功用的結果的不同
 
靈和魂的功用,結果有甚麼不同呢?這是一個頂大的原則,叫我們能分別甚麼是出於靈的,甚麼是出於魂的。我們看林前十五章四十五節:『首先的亞當,成了能活的魂;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原文。)這裏說,首先的亞當,成了能活的魂。這是說,魂是活的,魂是有生命的,牠能彀作牠所能作的一切。這是講到亞當的地位。牠底下接著說甚麼呢?『末後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這話是值得注意的,是頂寶貴的,也是頂要緊的。靈和魂的功用的結果不同,就在這裏。魂是自己活的,是自己有生命。靈是能叫人活的,就是能把生命分給人。魂是自己活的,卻不能叫人活靈是自己活的,也能叫人活。惟有靈是能叫人活的。你就是有頂強頂活的魂,是不能叫人得生命的。主說,『叫人活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
 
請我們把這兩樣的功用,分得頂清楚,這是頂要緊的。沒有一個弄不清楚靈和魂工作的分別的人會好好作工的。讓我再說,不錯,魂自己是活的,但是,牠不能叫人活。靈不只自己是活的,也能叫人活。所以,我一直一直的注意說,魂的能力是應當放下的。所有出於魂的,都算不得甚麼。這並非字眼的爭執。這是一個大原則。魂雖然是活的,卻沒有法子來叫人活。所以我們幫助人,並非要幫助人的頭腦,乃是要在人最深的地方作工,纔能叫人得益處。我們不能利用魂的能力來作工,魂只能自己活,不能叫人得救、得益處。我們應當怎樣小心呢?應當怎樣拒絕一切從魂來的呢?出於魂的,不但不能幫助人,反而在神的工作上掣肘了神反而使神得不著榮耀,反而是得罪神。
 
今天利用魂的力量作工的危險
 
讓我舉起些普通的例,來講到靈和魂作工是如何的不同。我不題那些神奇的例,因為在前兩個主日,我已經講了許多。我們可以說,今天在教會裏,是慣用心理的方法來工作。在傳道的聚會中,運用一種心理的方法來吸引人。在信徒的聚會中,也是慣用一種心理的方法來刺激人。你到一個地方去聚會,你只要看他們所用的方法,就能彀知道他們所作的是甚麼工。我老實說,許多的道理,只能幫助人的魂,並不能幫助人的靈。因為他所講的,是出於魂,所以,也只能達到人的魂裏去,不過使人多一點知識而已。我們不能這樣作法,因為這種工作,是不能進入人的靈的。
 
許多的復興會是怎樣作法呢?我並不反對信徒復興,這是我要切實聲明的。我是說,今天許多開復興會的方法,是不是出於靈的?許多的復興會,是不是先作出一種復興的空氣,叫人有熱的感覺,有熱的空氣呢?一直唱一首的副歌,叫人熱起來。講一些能激動人的故事,叫人起來作見。
這許多不過是方法,是手段,並非聖靈的能力。當你把熱的空氣作的差不多了,你就起來講道,當你講的時候,你的肚子裏已能知道今天要有怎樣的結果了。你已經豫備好了方法,怎樣一來,有一等的人,身子要發抖,有一等的人,要流淚、要認罪、要立志了。這一種的復興,一二年後,還得照樣弄那麼一套,因為藥性一過,老的光景,又要復原了。有的幾個禮拜就完了,有的過了三五個月纔完。不錯,起先是頂熱心的,甚麼都肯作,但是,過了些時,甚麼都完了。這沒有別的,因他沒有得著生命。因此,許多信徒的歷史,若要寫下來,就是一部分復興史─復興了墮落,墮落了復興。他第一次復興時,所用的奮興劑,到了第二次,分量就得加重了,不然,就不能叫他復興。第二次所用的方法,必須更情感、更刺激一點纔有效力。所以我說,這一種的作法,是打屬靈的嗎啡針。你這一次給他打過了,下次還得給他打。哦,魂只能叫自己活,並不能叫別人活。用魂的力量來作工,就是叫人流淚了、立志了、熱心了,結果還是算不得甚麼。
 
惟獨靈是叫人活的
 
甚麼叫作重生呢?重生就是得著主復活的生命。聖經為甚麼不說藉著主的降生叫我們得重生,而說藉著主的復活重生我們呢?因為重生,並非伯利恆的生命。降生的生命,有死的可能復活的生命,是永遠不死的。主說,『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啟一18。)復活的生命,是永遠不死的,是直活到永永遠遠的。降生的生命,是肉身,是有死的可能的。我們重生時所得的生命,是永遠活的,是不能死的。
 
甚麼叫復活呢?比方:這裏有一屍首,你若要他活起來,用人的方法,無論如何都作不到。無論你花多大力氣,用多少熱氣,都不能叫牠活起來。惟獨有一個方法,就是把神的生命放進去,他纔能活起來。這個能叫他活起來的生命,就是復活的生命。這就叫復活。有甚麼比死的環境更壞呢?有甚麼比死的環境更冷呢?一個死的屍首,不過越過越腐化,越過越臭爛而已。但是,這裏有一個復活的生命放進去,死亡竟被牠吞喫了。所以,一個得了重生的人,他能彀拒絕一切屬乎死的,他能殼丟掉一切死的東西
 
有人講到復活的生命,曾引一個比方,就是:從前有一個人,不相信復活的事。他是無神派中一個很要緊的人物。後來他死了,他的墓碑上寫一句話說,『永遠不裂開的墓。』墓建築得很考究,都是用大理石作成的。頂希奇的,有一天,那大石竟然裂開了。這是因為石縫裏有一粒柏樹種子,漸漸長大成樹,就把墳墓炸開了,並且炸開得很大。樹是有生命的,所以能炸開墳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