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願神祝福願意行在祂旨意上的人

也求神使人人都能得救

更多重生的信徒能蒙神直接所用...
  • 289344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宋尚節日記摘要「附註」-轉載

 
宋尚節的傳記有十本之多,基督教報章雜誌登載關於他事蹟腳蹤的文章也不計其數。
(於力工著:《西方宣教運動與中國教會之興起》,台灣:橄欖出版社,2006,5,第306-311頁)
 
宋尚節的傳記有十本之多,基督教報章雜誌登載關於他事蹟腳蹤的文章也不計其數。宋尚節之次女曾找到父親的日記稿本,在一九九三年出版,她送給我一本。在讀的時候,感到非常親切。不禁想起當年聽他講道時的「風采」,在他的日記中有一段記載他那次在江蘇六合舉行的奮興會,勾起了我的回憶:
 
「滕縣會畢,經徐州時,幫助四五百人未得救者認罪。到六合後,接待我的棣春華(筆者按:即棣慕華牧師,春乃慕之誤)。在我來時只有五十三元,用五十元後,只餘三元,他為經濟需要禱告。忽然美國及他處寄來七百元,主及時供給一切所需用的。這次六合的益智男中和光明女中完全歸主,教牧人員子女幾乎全體奉獻作傳道。在領會期間,我傷口膿血淋漓,每止不住,靠主剛強講下去。六合會畢,回上海,……」
 
這一段的記載,不過一百三十四字,僅略提及他在益智中學帶領聚會的片段,沒有詳細述明。為了使這過程更加真實,我把所見、所聽的作一補充的敘述:
 
這次的奮興會是在一九三六年三月間舉行,我們從學校校長、教會牧師和外國教士的報告中知道宋博士要來。那時我年方十六,在中學求學,同學中不信主的佔多數,對於宋博士之名甚是陌生。六合是貴格會在國內的大本營,每年都在此舉行年議會,召集各鄉布道所、福音堂(已成立教會)的代表來開會,禮拜堂甚大,可坐一千五百人。各地代表(包括南京貴格會之代表)齊聚一堂,甚是熱鬧。那時我已得救,也是奉獻全時間作傳道的青少年。宋博士終於來了,他一登台,看見前排坐滿了年老的婦女(那時男女分坐),即時大聲說:「誰叫你們坐在前面的,給我滾到後面去!」,那些年老的婦女聽了之後,面面相覷,不知所措。我的反應是莫名其妙。傳道人如此不客氣!宋博士是個瘦黑,氣貌不揚,穿一身藍布長衫,頭髮下披(如後來美國披頭四的髮型),腳穿皮鞋(我們一般人那時穿中國布鞋或是力士膠鞋)。這一喊叫,招待人員趕快把這些年老婦女、男士帶到後座,宋博士又大聲說:「青少年在哪裡坐到前排來!」學校的同學們在教員的率領下趕快到前排坐下。
(看來! 神大用之人並不多是溫文儒雅之流阿!以貌取人者,實在損己。)
 
宋博士開始領會,他不請別人領唱他事前已把《奮興短歌集》寄來,不過份數不夠,已一售而空,所以把短歌寫在很大的紙張上,掛在台上。彈琴的人,要會跟宋博士起的音調來彈,若是不合的話,立時被趕下台,理由是「你不會彈琴,下去」,再換一個來,因此安排了一位外國教士聶樂爾女士彈琴,隨其唱的音調而彈。不是彈琴的先彈,乃是琴音為他的領唱伴奏。第一天唱「歸家吧!歸家吧!」他在檯子上,跑來跑去,一面跳一面唱,手拿一根木條,起先還在指詩歌,以後便用木條抽在講台上(會後講台上,留下條條痕紋),他要大家大聲唱前排的同學拚命大聲唱。這時,他便脫下長袍,那知他裡面還有一件長袍,他開始講「浪子回頭」(路十五章)的故事,一面講,一面「加油加醋」說的有聲有色,有時引起鬨堂大笑他問問題,要會眾回答小聲還不行,要大家大聲回答,宋博士的聲音沙啞,過了幾天,前排的青年聽眾個個也和宋博士一樣大聲叫的、唱的、喊的同樣聲音沙啞我們才明白,他為什麼要年老的人坐到後面去,因為他需要青少年能參與他的講道,使整個聚會活起來
 
由於他是福建興化人,他的國語有時不太「靈光」,如他教我們唱:「釋放,釋放,榮耀釋放……」,我們初聽好像是在唱「吃飯,吃飯,榮耀吃飯」,我們都很調皮,會後學他唱「吃飯,吃飯……」,尤其是在開飯以前,後被舍監所禁止。
 
宋博士一面講一面表演配上個人的見證加上蹦跳的動作,很能引人入勝。而且每次聚會都要用上兩小時,唱詩至少半小時講道一小時余,然後有呼召、認罪等約半小時
 
對付罪
 
奮興會一共八天,一天三堂,每堂兩小時余,晚上一堂比白天還長。宋博士這樣的要求安排,沒有人敢說「不」,但我們還得照舊舉行「年議會」。記得開幕大會那天,照舊先奏樂,由我父親指揮的銅樂隊,大小喇叭、笛子、大鼓小鼓,二十幾人的樂隊甚是可觀,樂聲也很嘹喨,被宋博士聽到了。所以那天下午開會時,他在未領唱前,便問教會領袖們「你們請我來領你們的奮興會,怎麼還要開別的聚會?」他不知過去貴格會前幾次年會曾請了王載、趙世光等來講道,都是一面開會,一面聽講道。未想到宋博士不喜歡這樣做,「你們既然不專心,我也不講了」。他面上帶有怒容,不等台下響應,便拿著聖經、衣服走下講台。當時一千五百人的集會,鴉雀無聲,幸而禮拜堂大,走道甚長,走到一半,棣慕華牧師(年方二十九歲)急忙趕上前去,一把拉住宋博士說,「我答應你,我們不再開別的會議,請你上講台講……」一面講一面推,才把宋博士擁上台。他這才很怏怏不樂地開始,那天講道,呼召沒有人反應,也無人上台前認罪。(發老我,聖靈就不做工了!)
 
再隔一天是禮拜五,宋博士上了台,在講道前對大家說:「對不起,我前天發脾氣,我自己犯罪了,請你們赦免我。」這時他流淚了,大家不知如何反應,他大聲問道,你們赦免不赦免直到大家大聲說:「我們赦免你。他才再開始講道聚會也再恢復盛況,聖靈繼續作工
 
宋博士講罪,要人對付罪,他自己也勇於認罪、對付罪,值得我們傚法。
 
神的榮耀
 
由於一千五百多人參與聚會,所以開始聚會後,還有人進進出出。棣師母在大門前招待,宋博士忽然在講台上大聲喊道「Close the door 」在這一個小城,用英文大聲講話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大家回頭向大門看去,棣師母趕快把門關上。
 
禮拜五是宋博士的醫病日,當晚很多病人來參加聚會,有人攙扶病人而來,有的病人則是被抬來的。他們特別安排請棣師母扶病人入祈禱室,宋博士跪在地上,閉著眼進來的病人是誰,他也不看,棣師母扶人進去,牧師報名字,宋博士一手拿一杯油另一手抹油向病人身上,或頭上,或肩上抹去,因為他閉著眼
 
事後,教會照常舉行見證會,棣師母起來作見證,便述及宋博士用英語在台上叫她關門,因為用的是英語,顯然是對她而說的,故當心中很不時高興,覺得不給她面子。但當她到那祈禱室時,她就感到神的榮耀充滿在那房子中,她立時好像兩腳懸空,不知所以,她立時認罪棣師母作這見證時一面流淚,一面述說
 
禱告如巨風
 
一天清早我看見宋博士迎面走來,即說:「宋博士,早安」,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以為他沒有聽見,故再提高聲音說:「宋博士,你好」,他仍然不睬也不理,我好生氣,即刻走出教堂,不要聽他講道。那晚便回家裡早早上床睡覺忽聽大風颳過,立即躍身而起,再聽,原來是聚會的一千五百多人在同聲開口禱告,我即刻穿上衣服回去聽道。
 
這些好像小事,但使我一生難忘,常在腦海中浮起。
 
宋博士是一個肯擺上,肯捨己、捨命的傳道人。他是一個多講罪的奮興家,而且在聚會完後請人到副堂跪下,再把各種罪一一講出,要人舉手承認而對付
 
開會期間,宋博士組了五十三隊布道隊每隊兩人,但第五十三隊只有我一人,我是隊長也是隊員。每週末禮拜六下午,我們都出外傳福音,不過後來學校放暑假,布道團也「放暑假」。
 
奮興會後,貴格會海外總幹事韋立恩監督來華視察,途中在船上和一些西方教士們談話,大家異口同音說:「若是中國教會再多幾位像宋博士那樣的傳道人,我們西方教士可以捲鋪蓋回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