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願神祝福願意行在祂旨意上的人

也求神使人人都能得救

更多重生的信徒能蒙神直接所用...
  • 289344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真理的勇士——王明道-轉載

 
賴恩融教士(Leslie T. Lyall)稱在二十世紀前半葉中國教會中有三位屬靈巨人,分別是:王明道、楊紹唐,與倪柝聲。他們三位不約而同都是走「弟兄會」路線的教會型態真理教導。(於力工著:《西方宣教運動與中國教會之興起》,橄欖出版社,2006,5,第108-119頁)
 
賴恩融教士(Leslie T. Lyall)稱在二十世紀前半葉中國教會中有三位屬靈巨人,分別是:王明道、楊紹唐,與倪柝聲。他們三位不約而同都是走「弟兄會」路線的教會型態和真理教導,(1)除了三人性格不同、組織不同外,在原則性的操練上差別不大。他們三位都生於十九世紀末或二十世紀初,王明道生於一九○○年,楊紹唐生於一八九八年,倪柝聲生於一九○三年。這三位在中國教會現代史中佔有極具影響力的地位,賴恩融稱這三位為中國教會屬靈巨人是有其道理的,(2)因為王明道與倪柝聲所帶起來的教會完全都是本色教會,而楊紹唐雖然和內地會合作,但也帶教會走入本色的路上。從本章開始將分別介紹這三位屬靈的巨人。王明道的傳道及開始其教會之建立,有其背景,茲敘述如下。
 
第一節 患難中成長
 
王明道在母腹中時,正是義和團動亂期間。清廷中幾位大員認為義和團是復興之道打退洋人的力量,應乘機清除洋教洋人,且要人民共同協力而為。他們愚昧地以為他們來自於民間,也是由人民組合而成,必然為民心所歸依的。就在官方的縱容之下,拳匪人數越來越多。(3
 
王明道的父親是在教會醫院中做醫務工作的信徒,所以也受到波及。義和團開始殺害教徒(天主教及基督教),攻擊外交人員,大家便逃入東郊民巷避難,當時防守的外國士兵不過四百多人,士兵少而教徒多。義和團炮轟使館,幸未傷人,反而用地雷炸死了「七十六名兒童」。當時一批一批的義和團暴民進攻外交使館,他們原以為念了咒語後,便刀槍不入,那知洋人的槍彈一樣可以打死他們,但在董福祥的指揮之下,仍前仆後繼地來攻。王明道的父親登梯往外觀看,見義和團勇猛攻打呼喊的情形,認為遲早要被攻破,心想與其被義和團所殺,不如自殺,他竟在極端的恐懼之下,上吊自盡,(4)是時王明道母親腹中八個月大。經五十五天的苦守八國聯軍攻下天津,毀大沽砲臺,直驅北京,當炮聲隆隆之際,義和團猶作困獸之鬥,當聯軍臨北京之際,拳匪才一哄而散,這才解救了二千多名的外國使館人員、中外宣教士及信徒
 
在王明道的《五十年來》自傳中,自述原有幾張父親相片,但在兵亂之中竟全部失去,故是遺腹子的王明道,從不知父親的長相為何。(5
 
第二節 幼年成長
 
王明道出生北京一帶,正是戰爭浩劫之後、在滿目瘡痍下長大。父親死後,家境貧寒,母親把僅有的一點積蓄買了一戶屋子,除自己居住外,也分租給人,得一點租金來養家。母親不喜烹飪,故王明道與其姐,常有餓腹之虞,使王明道體弱多病,也影響他日後的成長與健康。由於母親把房子租給人來住,使得人口增多,進出的分子也很複雜。(6
 
因為從小生長環境惡劣,養成他憎恨罪惡的心理。王明道年幼好學,母親親自教他《三字經》、 《百家姓》、《千字文》、《天路歷程》、《新舊約全書》等。九歲時入倫敦會辦的萃文小學就讀,中外課程有中國固有的書籍如四書五經,實用的西方學科書有數學、歷史、地理等,所以他從小深受中外兩種思想的熏陶,對中國固有道德立場很紮實,另一方面從幼年就接受了基督的思想。在校也經常參加敬拜祈禱會,上聖經課程,由於母親是倫敦會會友,得以有聚會座位的優待,故與母親姐姐都一同參加倫敦會各種活動。倫敦會在信仰上十分保守,主張直接傳福音,如街頭散髮單張、街頭布道。倫敦會曾有幾位才幹顯著、成就深刻的宣教士,如馬禮遜、楊格非(John Griffith, 1831-1912年,當時在武漢一帶工作)(7)及威爾森(Robert Wilson)。一八七七年各差會聯合召開了一次宣教會議,楊格非代表倫敦會發表宣告:
 
我們作宣教士的,深信到中國來,乃是為順服主的命令;我們宣教的目的就是使這個廣大的中國民族成為基督的門徒,這是我們的使命。無論別人做什麼其它的工作,我們在這裡不是發展國內的資源,亦不是為著促進工商業的發達更不是為了文化的進步,乃是與黑暗的權勢爭戰,救人離開罪惡,務求為了基督,征服中國。(8
 
也因此倫敦會的立場明確,不過教會學校並未向政府立案,強迫性的宗教活動仍然繼續執行。一九二○年後,政府才開始將教會所辦的學校立案,並且不許有強迫性的宗教活動
 
王氏也承認由於在一個不良的環境中長大,他自己坦誠在教會學校中什麼也沒有得著,而且認為聚會是一件頭痛的事。(9)人雖年幼但是求生的觀念很強,因為感到自己腐敗,說謊又動過壞的念頭。在這時一位比他大的朋友勸導他留心自己在神面前的靈修生活,而且忠告他的過失,使王明道又愛其言又恨其教。其友又介紹讀謝洪賚(1873-1916年,二十世紀初倡導本色化運動的先賢)的《修學一助》(10)等書籍,才開始對人生有新的認識而有所轉變,對罪惡有強烈的憎恨。每逢犯了罪,良心譴責甚大,常使他淚流滿面,而感受到罪中的兩律之爭。(11)他繼續購買謝氏的書籍,這對他影響甚深,謝洪賚當時為「青年進步雜誌」(1910-1928年)主編,對於基本信仰有開明之處,但立場保守。由於他的文筆生動,他所寫的書均為青年人所樂意閱讀,王氏此後在生活上的嚴謹也是深受謝氏之影響,因此王氏過著很真實的基督徒的生活。(12
 
王明道自幼就養成了一種不屈不撓的性格,他看不慣惡行惡勢。在中學時,有幾位富家子弟仗勢為非作歹,行為不正,王明道看不過去便向主任教員陳述此事,主任教員因這些子弟的父母有錢有勢,要靠他們來支持學校,結果主任不敢責備亦不敢有所行動王明道認為,開辦這樣的學校誤人子弟,不如關門為好,學生知道後罵他為「道學博士」,認為他是假冒為善的人,而王氏竟不屈於人的恥笑。他自己因嫉惡如仇(忌邪真是不可少的智慧品格),常以別人不正的行為作為自己的鑑戒,在他畢業時已經是一個有立場、有大志的青年人。(13
 
他從小敬愛母親,聽從母親之教導,實行孝道,在他的自傳中,屢次述及母愛、母親的偉大,叫人要盡孝道。(14
 
第三節 蒙召的過程
 
王明道是「生於患難長於憂患」。出生後不久,國父孫中山倡導革命,在他十一歲時發生武昌起義,推翻了滿清政府。這革命並未帶來和平,列強的覬覦,加上政局因軍閥割據、內戰而混亂不堪,社會極其不安,人民思想上也不斷在變化。當他十七歲時,北京的知識分子發動了所謂的「五四」新文化運動,(15)傳統的儒家思想受到空前的質疑,遭到了知識分子廣泛的批判,宣稱儒家思想那一套舊東西,不能適合今日社會之要求,批判「孔家店」,青年學生紛紛響應,此時杜威的思想瀰漫北美,於是許多人倡言實驗主義才是當走的路線(16), 對於西方的思想無保留地歡迎,這可以說是一種在文化上的革新運動,此外倡議者又主張把文言文改作白話文,中國八股(17)及詩詞歌賦不再推崇,以散文和現代詩來代替。當時胡適、陳獨秀是領導人,對於中國過去倫理觀重新評價,而接受人本主義及個人主義 Individualism)。王明道正是青年人,又身在北京,此等思想首當其衝,所以王明道是個處在不同價值觀的對立環境下長大的。(18
 
王明道從十四歲就過著很規律化的生活,按時晨更,讀經祈禱。在那樣的時代氛圍之下,亦是一個熱血澎湃的愛國青年,也想過為國家人民幹一番大事業,常以美國林肯為榜樣。(19)在其自傳《五十年來》書中提及他先有志作政治家,但十五歲時便感到神有呼召他要作傳道,他的內心感召越來越強,他也要求外在的證據來證明他這樣內心的呼召。由於多次病痛,從病痛中又得了醫治而能活下去,若不是神要他作傳道,何能如此的得醫治這種感受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和抉擇
 
王明道也看見教會制度裡的問題:由於信徒經濟力量微薄,要靠西方差會的供給,無形中傳道人要仰仗西方教士的鼻息;等教會能以自立,可是傳道人的教育素質卻很低,所以教會由會眾奉獻供應的待遇也很少,所謂的「窮傳道」。因為看到奉獻作傳道的人都是才學不足者居多,而自己淪於這樣的地位,好像是浪費他這個人才,因此拒絕神的呼召,這樣拖延有三年之久。他有話說:(20
 
此外還有一個原因,使我無論如何不願意作傳道,就是我看見大多數的傳道人都是一些不成材的人,有些給西人教官話的先生,教了幾年華語,漸漸就傳了道,還有給外國傳道人作飯的、打雜的、洗衣服的、看堂的,因為常聽道,學會怎樣念幾段聖經、唱幾首讚美詩、講幾句半通不通的道理,慢慢也傳了道。又有些在教會學校中讀書,三年留兩次級的學生,學醫不成,入師範也跟不上,只好入學道院讀兩年聖經,以後到教會裡傳道。我自視並不是這種不成材的學生。我從入學,每次考試必定名列前茅。我在高小和中學讀書的那幾年,常是藉著得獎金讀書,母親只給我一些錢買書和零用就行了。我想以我這種天資明敏,可成大器的人才去作傳道的工作,豈不是大材小用麼?使我與那些我所鄙視的人並列,實在是我所不甘心的事。
 
因為這種種的思想,他便堅決的拒絕神的呼召。(21)但王明道卻在不斷的病痛中,開始有了覺悟。十八歲時要參加聯考之際,因身體虛弱,無法支持五日的考期,並且病勢越加沉重這時他的心力已無,求神施恩,他向神應許若是他能繼續的活下去,而且能畢業,就願意考慮神的呼召。由於他平素成績尚好,考試順利通過,故准許畢業。(22
 
繼續升大學成了面臨的問題,因為中學與大學兩間教會學校分屬不同公會之差會,信仰人事不能協調,一時之間申請進大學的王明道遭到了白眼,他心中很是氣憤。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巴黎和會(1919 年)中的條款對中國不利,由於日本虎視眈眈,學生進行反抗示威,這時王明道反而在靈命上有一次轉機。在升學無路時,經一位朋友介紹前往保定長老會的列士回小學任教,王氏原不願接受此職,而且薪水太低心志上受了挫折,但為了工作,只得離家往保定去。(23
 
在教學期間以忠誠的態度來對待學生學生深受其影響而向學上進,而且在課餘和學生有聚會,師生感情融洽。但同時又見同事們行為敗壞,反而來攻擊王氏。這些教會中的黑暗面,使他痛心疾首,這樣的情形,使他認定教會需要改革,教會才能復興這一責任無形中在他心中燃起,以致他願終身為主工作。一九二○年他決心放下過去的「美夢」,一年多來的經歷,使他決定改原名永盛為「明道」,以示自己的新方向:「明道新民」,在黑暗中作一明道的新民,來復興中國教會。(24
 
第四節 開始事奉的路徑
 
王明道決志奉獻後,想為主做大事,先入大學、再入神學院,接著往英國留學,而將來作一名布道家。由於一時未能入大學,又回保定教小學,校長對他的表現甚為嘉許,亦極力留他在校教書,而且校長表示:「若你不是入學讀書,千萬不要答應別校邀請,一定要回到我們學校來,我們十分需要你。」(25
 
在小學教書,一面發動建立一青年會,他建的青年會還著重聖經及德育,自任會長。不久一位同事指出他驕傲的問題來,他覺悟到自己的確有這樣的問題,就禱告求神饒恕。(26
 
不久便辭職回北京讀書,他原已照公理會的方式受洗,但經過讀經與研究後,王明道深感要受浸才是正確的聖經教導,他便向校方說明此事。校方認為不必多此一舉,若是他固執己見要受浸,校方會開除他,這一決定也包括五位同學其中一位就是石天民,以後成為他長年的同工。(27一月五日他在冰凍的河中受浸,回家之後,又遭遇到新問題,有六個青年追求聖靈及聖潔的經歷,便都說起了方言,王明道認為這樣的事超出他的經歷之外而求問神,後經一位瑞典的五旬派的宣教士皮歐斯特Eric Pilpuist)引領王明道明白因信稱義的道理,人稱義之後再活出神的聖潔及結聖靈的果子。(28
 
另一個問題,是母親和姐姐的不諒解,她認為兒子無緣無故地放棄了一個待遇還不錯的差事。親朋們也都不表同情。他真是落在四面受敵的地位上,只好在家中多用工夫研讀聖經。為了他的前途和神之間的關係,接受一位當軍醫的堂兄的邀請,去他鄉下的房子小住,這房子正是在頤和園不遠的地方,在那安靜了六十二天之久,這是王明道的「亞拉伯的曠野」。這期間他全心安靜地研經禱告,(29這裡是他重新得力的時間與地點回到北京,親朋知道他並非神經失常,乃是為了尋求遵行神的心意,是年七月二日王明道在其友陳子誥所事奉的教會講道,這是他的第一次、第一篇的講道,講道的題目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從此之後,就開始在監縣和獻縣講道,一連三個月他知道神已把信息交付給他,這時他年方二十二歲。(30
 
第五節 反基督教運動
 
一九二○年代,中國社會與知識分子中掀起了一個新的運動。本來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World's Student Christian Federation)決定一九二二年在北京近郊清華大學舉行世界性的大會,這一消息傳開之後,立刻引起一批上海親共學生的注意,反對這一同盟在中國開這樣的會議。(31)這些人立刻組織了一個「非基督教學生同盟」來示威抗議,在同年三月九日發表宣言提出基督教在歷史中製造多少的黑暗及罪惡:
 
「我們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為擁護人們幸福而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把我們的真態度宣佈給人們看,我們知道: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在歷史上製造了許多罪惡,這且不要管彼。但是彼現在正在那兒製造或將製造的罪惡,凡我有血性,有良心,不甘墮落的人,決不能容忍彼,寬恕彼。」(32
 
當時一般學生、政要均參加攻擊的行動,如汪精衛、蔡元培(屏美館的館長,很推崇蔡元培對美的觀點,敵神靈是貫穿時空相通的喔…)、陳獨秀等都為文攻擊。在廣州的張亦鏡,甚至剛成立不久的真耶穌教會也為文辯駁其非。(33)基督教同盟開會時,北大教授李石曾公開質疑宗教對人類的價值,以為其乃人類精神的桎梏。北大校長蔡元培認為宗教、政治、教育應當分隔,且認為宗教對於教育之進展,國家之前途,都無益處。這一反基督教運動一時蔓延到中國各處,像野火燎原,呼喊反對之聲甚大,不久基督教學生同盟開完會,事過境遷,這種反對的氣焰逐漸消失,算是一時情感衝動的行動
 
但再過兩年國內政局依舊變動紛爭不已,內戰爆發,爭奪總統職權,黎元洪、曹錕、段祺瑞,先後奪得總統之位,旋即失去,在這樣混亂的局勢下,非基督教同盟再復甦,一九二四年在國民黨之贊助下,另組織號稱「非基督教大同盟」。八月十三日非盟在上海由吳稚暉發表演說,內容為基督教是帝國主義的工具云云;是年聖誕節時,非盟舉行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批評教會學校為帝國主義的走狗、文化侵略的工具。在這樣的衝激之下,教會和教會學校所面臨的處境可見一斑,(34)而這時正是王明道開始他的傳道事工。社會環境如此,家中的誤解,在在使他感到前路灰暗。當他受傷到極點時,一節經文安慰了他:「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在這痛苦的黑夜毫無轉為希望的曙光當中,他更加努力地研讀聖經。王明道很少用聖經註釋及參考書,他一直把精神集中在讀聖經本身的經文,(35)聖經中充滿了寶貴的應許。由於過去教會給他的印象極壞,為了受浸被長老會「開除」,後來再經過觀察和思考,他認為應該把「從前在教會裡所聽、所見過的道理拋開,只是查考聖經」,他也「不願意接受一點教會的遺傳和人們制定的規則」。(36 換一句話說,他不能忍受教會的遺傳或是傳統、人為的制度,要服從聖經中直接的教導一切必須要重新來看聖經,看見新的亮光
 
由於勤讀聖經,他也發現自己一些看法有問題,如對靈恩的問題。(37靈恩運動來到北方是由美國洛杉磯阿蘇薩街教會的復興,之後差派來華的宣教士在北京及附近的城鎮傳道 38)也正是真耶穌教會興起的來源。王明道有追求的心,但未說過方言,後來他明白了,他也覺得當守安息,在他生平中有五年的期間感到要守安息日,(39)也有參加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後來經過五年的時間再仔細讀聖經,發現新約並未教導要外邦人守安息日。(40
 
從這些事上來看,王氏的確在多方面受到信仰問題的衝擊,也奠定他日後建立教會,或面對信仰上挑戰的勇氣與基礎,在患難中有能力可以站立得穩,而且能以打美好的仗
(證明每一段時間, 神就會興起人回到聖經教導體驗聖靈直接的帶領。/小白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