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

關於部落格
願神祝福願意行在祂旨意上的人

也求神使人人都能得救

更多重生的信徒能蒙神直接所用...
  • 2724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活的國寶- 劉銘侮見證

 
摘自萬丹長老教會網頁
 
萬丹基督長老教會慶祝設教110週年第一場聚會(20061018日),邀請花蓮教會劉銘侮長老做見證,劉銘侮被列為台灣十大寺廟藝術師,1982年基隆海關扣留了他的八件寶石釉 交趾燒作品,故宮博物院專家更鑑定這些作品屬國寶級重要文物,使劉銘侮被封為「活的國寶」。
他以早年建廟造佛像到信仰基督受洗的心路歷程,與在場四百多位聽眾分享。
 
原來是聞名全台的蓋廟、修廟、造佛像師傅,為什麼成為基督徒?
 
被譽為「活的國寶」的劉銘侮長老,以「建廟造佛師傅的見證」和萬丹地區的鄉親分享成為基督徒的心路歷程。
 
劉銘侮表示,我是台灣彰化永靖鄉下人,14歲學習建廟及造佛像16歲出師,18歲造佛像、點眼、畫符、念咒、作法才完成出售。
27歲榮獲全國古典美術建築設計比賽第一名,卻在30歲的時候受洗成為基督徒。
 
1982年,我的作品出國,被基隆海關扣留,認為是古董國寶,並控告我盜運國寶經故宮博物院鑒定也說是國寶,因此我名聲傳遍天下,政府官員召見,師大美術系請我去傳授,這不是奇妙嗎?
 
19歲第一次建造台南曾文水庫媽祖廟,為要知道媽祖本人的長相和歷史,我去找了資料︰媽祖俗名叫林默娘,是明朝福建湄洲的一位少女,為要拯救一艘快沉沒的漁船,而犧牲自己的生命,這是她的簡史,至於她的長相,以我想象她是一位美麗又善良的姑娘,反正誰也沒有見過她,我就以影星樂蒂古典美人的相片為媽祖造像。我感覺很滿意,不料,廟建會認為太俗氣,就照他們意見︰改成圓臉、粗腰、相貌堂皇,使人看見肅然起敬所有菩薩神像都是後人想出來的,反正出錢人主意 想怎麼辦就怎麼辦
 
某一次,我在修理台中香火最興旺的馬舍公廟,先後有許多香客前來祭拜,有一位老太太非常虔誠,跪下來求添福壽「吃百二」,又有酒家老闆娘,哭求減稅金,求生意興旺賺大錢。 還有賭場老板,求天兵保護賭場,使黑道和警察不敢來,還有許多香客,不是求名,就是求……,我聽了非常厭煩,不知道神明聽了會怎樣?假如是公義正經的 神,會聽他們的祈求嗎?假如只看他們的祭物,就聽他們的祈求,那就是「歪哥神(台語︰壞神)」那些祈求的人也是「歪哥人」,我是專門建廟造佛的師傅,這一套內幕我最清楚。
 
 我想宇宙中必有一位真神——有真才有假,不然起初哪來拜神的觀念?我很想找個究竟?
 
有一天要去看電影,踫到大雨,剛好一位小姐也要去看電影,我厚著臉皮問她可否同傘去戲院?她很大方答應了,我買票請她一起看電影,後來,我才知道她是花蓮教會的會友,她一連三個月,一次又一次邀我去聚會都被我推掉,最後不好意思再推,第一次去教堂躲在最後一排,牧師講些什麼,我一句也沒有聽進去,最後牧師說︰我們一起禱告,我以為像拜神佛的那些人祈求福祿壽,多子多孫,想不到他們都是為別人的家庭、身體、事業禱告,我大大感動,這樣的信仰才是我所要找的,我一直去聚會兩年,最後我在花蓮教會信主,成為基督徒,感謝上帝,我終於找到了真正的真理。
 
 
劉銘侮~蓋廟大師+雕刻專家信主
分類:見證故事
2009/11/26 16:39
 
一個蓋廟師父如何成為陶藝大師?
在追逐功利的社會,如何不受盛名之累,保持謙虛開放的心
只有國小學歷,生命早期充滿曲折困頓的人
如何化險為夷,走到如今的海闊天空
 
十大蓋廟宗師
劉銘侮出生在彰化縣永靖鄉,三歲即展露美術天分,國小一年級開始參加美術比賽,每次都得全校第一名。因為家庭的變化,小學畢業就在家鄉學寺廟建築工程,他的師父林登權太忙,把訓練一事交由自己的父親、台灣從事廟宇土木工程的第一把交椅──林文賢
 
當時的師徒制好像魔鬼訓練多方的磨練加上滿口三字經的環境,激起他強烈的叛逆。為了快快脫離挨罵受壓的日子,他把一天當兩天用,連半夜都偷爬起來練習,因此半年就學會了剪黏藝術。連師父都驚奇他的聰明及精湛的技藝,所包的工程忙不過來時,就請他當工頭。他說自己當時好大喜功,有些技藝其實還不會,邊學邊做,結果寺廟工程的7樣技藝,他無不精通
 
回想過去二十多年的蓋廟生涯,他說:「眾生信徒和寺廟主事以及神媒團體,組合成台灣的民間宗教。而寺廟建築的視覺營造了整個祭拜的背景精巧的藝術雕造更烘托出神意的氣氛。一座香客鼎盛的寺廟,為顯現威靈,不但在迎神賽會中有演雙台戲野拚的場面,連藝術雕造也會同時禮聘兩組甚至三組師傅為了面子,所有匠師功夫盡施,毫不留底。」
 
那時每隔數年輪流舉辦各項雕造技藝比賽,在他二十七歲那年,台灣寺廟建築藝術普遍達於巔峰,在台南舉辦了一次全國性的古典美術建築暨土木工程設計圖競賽,全台出名的造廟師傅都參與盛會。由數百名初賽作品選出佳作進入複賽,錄取前10名,上榜者全是當年國內赫赫有名的大宗師包括劉銘侮的師公和師父。最後經由大會特別禮聘多位富有公信的美術老師評比他竟然名列第一。在眾人的驚呼聲中,他的師父笑著說,徒弟得魁他與有榮焉。因著這個名次和榮銜,正值青春年華的他,已擠身進入全台十大造廟建築師之林,承包事業更蒸蒸日上。
 
可是在功利主義、明爭暗鬥的環境,為了搶建廟嫉妒而惡意造謠的人很多,連長輩都會挖牆腳。為了工程一定要去酒家,嚼檳榔、談回扣、吃喝嫖賭樣樣都來
他形容那個環境就像個大染缸,不同流根本包不到工程
 
改寫人生信仰
29那年,他到花蓮蓋鄭成功廟,巧遇他未來的另一半龍秋美,改寫了他人生的命運。劉銘侮是蓋廟師傅,對佛、道教鑽研很深龍秋美則是第四代基督徒家族中很多人當牧師。他的生活,吃喝嫖賭檳榔菸酒,樣樣都來;她則深受基督化的家庭影響,個性活潑善良健康。她在與他深入接觸後,發現他的人生曲折傳奇,於是發動教會及全家人開始向他傳福音
 
因為工作的關係,劉銘侮很早就接觸佛、道教,而且深入核心階層看盡各種虛假、騙錢的把戲,連開光點眼、炸油不會受傷這些術士騙錢的技倆他也精通
他說:「在民間信仰裡,做什麼事都得付代價,還會設計讓人跌入陷阱這樣的宗教我很早就看透了,根本不相信。」
 
在龍秋美循循善誘下,他開始很認真地研究基督教,透過宏觀的角度,讀人類歷史、西洋文化史之類的書,了解基督教形成的脈絡及其影響力,也跟著秋美參加教會禮拜。教會朋友和藹可親又熱情,牧師講解聖經很有道理,也能應用在生活上,與他從小到大熟悉的佛、道教人事物、生活環境及價值觀,真有天壤之別。
 
劉銘侮形容基督徒講求真理而不論述迷信提倡實際而不賣弄玄虛,相信宇宙造物者而不膜拜人本神佛。他很快就被吸引,研讀聖經,於1978年在花蓮港長老教會受洗,同年與秋美結為夫妻。在花蓮組織家庭後,透過教會牧師、會友的關心、教導,以及聖經真理的啟迪,他遠離原有的壞習性、壞朋友,談吐文雅了,氣質提昇了,逐漸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成為基督徒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因此沒有人找他蓋廟,連已經承包的工程都紛紛提出解約。劉銘侮沒想到自己剛結婚就連著三、四個月沒有工作,秋美看他整天愁眉苦臉,就安慰他要誠心禱告,相信上帝一定會開路。
 
因禍得福名聲顯揚
劉銘侮將學會的「交阯陶」轉化成生意,以半隱居的姿態在花蓮認真研燒,希望有朝一日能發揚光大,沒想到居然走出一條路,而且闖出名號。古董商的訂單源源不絕,最後連遠在國外的藝品行和古董店,都尋線來花蓮直接上門採購,他的行情節節高升。親友們和教會牧師看他前景一片大好,鼓勵他朝藝術方向發展,但他如何能不被視為「匠師」而入「藝術家」之列?作品如何能被擺放在博物館、美術館展覽?他試著聯絡接洽,但都吃閉門羹,不得其門而入。沒想到,兩件海關事件,使他的藝術生涯發生突破性的發展
 
1980年,劉銘侮賣給德國收藏家的「交趾燒」出關時被擋,理由是這是台灣國寶,當時《中國時報》和《聯合報》都刊出這則新聞。1982年,他所燒造的八件「交趾燒」,賣給美國費城的古董商,貨櫃也遭基隆海關查扣,並且對貨主控以盜運國寶的罪名。因為當時南部幾座重要古蹟中的國寶「交趾燒」頻頻失竊,媒體幾乎天天大篇幅報導相關新聞,並對涉案者大加撻伐。劉銘侮為了證明這批「國寶」確是他本人燒造,而非古董,特別親自出面證明,但不為採信。連記者採訪住在林口的蓋廟老匠師姚自然,都宣稱「交趾燒」的功夫早已失傳,最後海關決定送請故宮博物院的考古專家鑑定。結果他們對外發布的消息宣稱這批是有三百年歷史的國寶級重要文物,禁止出國
 
一片指責聲中,只有劉銘侮鎮定如常,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是自己的作品。他開始搜集證據來打這場信譽生死戰,包括他發明的獨特捏塑手法、釉料提煉樣本,以及染古的方法和配方等等,由於列舉的證據越來越明顯,支持他的人越來越多,如此過了三個多月,故宮又召集了另一組專家加以鑑定,終於宣布這批「國寶」乃現代人所燒製的
 
這件震驚海內外藝術界的「海關事件」總算平和落幕,大家既稱劉銘侮的作品是「國寶」,那麼他就是「活的國寶」
從此,家中賓客往來絡繹不絕,包括國家元首、國際貴賓、政商名流、奇人逸士等等。花蓮縣政府立刻撥出經費,在文化中心典藏了劉銘侮的十件作品,並且積極和台北省立博物館聯合舉辦有史以來第一次「交阯陶」(註1)大展
 
1:主辦單位接受劉銘侮的建議,將原來的日本名稱「交趾燒」改為「交阯陶」,「趾」也改為「阯」,以此建立自己文化的名諱
 
藝術家的成功祕訣
台北省立博物館盡全力將活動辦得有聲有色,楊仕俊館長對劉銘侮的諄諄教誨,更令他銘感五內。楊館長說,藝術家從第一次成功的展覽之後,就邁入另一個階段,也是另一個挑戰的起點。很多藝術家不小心踏進迷失的陷阱,一輩子在泥濁與殺戮貪婪中爭戰。經過混雜著危機和生機的關鍵期,以及一連串黯淡誹謗的磨練,飽嘗世態炎涼並能抵禦人情詭譎者,幸運的還能以半百之齡重新出發,然而多的是浮生將盡,才從瘟疫般的困惑中釋放。
 
楊仕俊更進一步提醒他:「從現在開始,你要更加用功,你的技藝已經沒話可說了,往後的作品風格會隨著你的程度、修養、內涵、氣質表現出來,所以你一定要多看一些好書。當你越來越成氣候,你將成為眾矢之的,你的敵人常是嫉妒你的同行,甚至是門生後輩。你得謹慎應對,以學識抵擋,以淵博撥卸。還有,因為你的學歷只有國小畢業,這個膚淺的社會無法明白,你的苦學已勝過讀幾間藝術大學的程度,所以在現實環境中,只有以溫文的舉止、優雅的談吐來穩固你的社會地位。等你熬煉到不為外物所動的境界,這些莫名、無謂的攻擊紛擾才會逐漸退去。」
 
此後劉銘侮真的勤於讀書,兩間大書房堆滿了十年間花費數百萬購藏的各類好書,有文學、宗教、哲學、藝術、自然、科學、歷史和民間軼事,而聖經更是他每日必讀。他說,他終於明白什麼是「三日不讀書而面目可憎」。
 
另一位對他的藝術生命影響至深的是雕塑大師楊英風,第一次在南投相遇,整整三天在楊英風的工作室天南地北地探討藝術境界,劉銘侮獲得許多啟迪,激發他更上一層樓的願望。
 
創作與信仰交融
很快的,他的創作有了明顯的變化,突破傳統的窠臼,進入現代抽象的領域。他的信仰不斷躍進,常在生活中見證基督福音,也常找機會跟不同專長的藝術家切磋,信仰與藝術相互提攜,不斷創新,不斷昇華。五十四歲那年,他已被總統府列為全國十大藝術家。他說:「同行中常有靈感枯竭的困境,我從來沒有這種經驗,我的腦中有數不清的創作靈感,等著完成。」
 
雖然劉銘侮的藝術地位逐漸享譽國內外,但他深知如果不是上帝賞賜天分與機會,他仍是追逐聲色犬馬的蓋廟師父。如今他擁有美滿的家庭、豐裕的生活,世人羨慕的美名、財富、健康、幸福樣樣不缺,他滿足了嗎?他說聖經上有一句話,是他最大的盼望:「至於我和我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頂著國寶級藝術家及教會長老的身分,過去二十多年來,他受邀到各處分享見證以及證道,教會、大學社團、青商會、扶輪社常見他的蹤影,甚至遠赴國外。他的講題融合了過去數十年鑽研佛道教和造廟生涯的所見所聞,與基督真理做比較,加上民間的祕事、難得的民俗典故,以及藝術家浪漫的見解,很快的一傳十、十傳百,各地的邀約不斷。一年有將近一半的時間都在講道、培靈和佈道。他說:「台灣的外交處境很艱難,每次我到國外,除了講道,還做國民外交。透過辦展覽、開記者會、贈送作品給博物館和國家元首等,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用藝術作外交
劉銘侮說,東方的藝術唯有陶藝比西方強,所以他致力將「交阯陶」提昇到世界藝術頂尖的境界,甚至用陶磁燒出油畫。除了國內的政商名流競相珍藏,俄羅斯前總統葉爾欽、菲律賓前總統亞斯卓達、以及多位國際重要人士,都對他的作品讚不絕口。他特別提到阿根廷前總統接見一事,掩不住歡欣雀躍。
 
1994年秋,劉銘侮受邀赴阿根廷佈道,同時展出他的「寶石陶」(註2)作品,參觀的人潮盛況空前。當地人從未見過如此瑰麗的東方陶藝,可說是驚為絕技,因此新聞媒體爭相報導。當新聞播出後,總統府來電邀他前往訪問。
 
劉銘侮說:「阿根廷是一個浪漫又熱愛藝術的國家,我們到總統府的辦公廳,美龍總統已經在門口歡迎了。他們對藝術及藝術家的敬重令我印象深刻。」當時,他把自己提升到大使的層級,回想起開場白,他連眼神都閃閃發亮:「美龍總統閣下,我代表台灣的百姓問候您,我也帶來了李登輝總統的問安。」接著贈送一件寶石陶「胡大海」給他,聽說美龍總統隔年要競選連任,「胡大海」是明朝的福將,每戰必勝,因此預祝他馬到成功。這一次拜訪十分成功,預計半小時的面談,竟然超過一個半小時。
 
劉銘侮說,政府外交處境的艱難,如果交由民間進行,其實很簡單他只要帶著藝術品就可以到處進行國民外交政府應該好好珍惜這樣的人才和機會。他語重心長地表示,藝術家獨特的眼光和見解,不但能為紛擾的社會注入一股清泉,更可以共同建設台灣成為佳美之地。(全文完)
 
2:劉銘侮潛心研究傳授「寶石釉」處方師父林添木留下的祕笈,且將不同於「交阯陶」的「寶石釉」提煉成功1995年,台灣舉辦了一次國際性的陶瓷博覽會,規模非常盛大,號稱有六十個國家參加。劉銘侮代表台灣在現場表演拿手絕活,並且示範釉藥的提煉過程。並在當天記者會上宣布將作品改名為「寶石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