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

關於部落格
願神祝福願意行在祂旨意上的人

也求神使人人都能得救

更多重生的信徒能蒙神直接所用...
  • 2724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返璞歸真談升等-轉摘-延伸思考神國五重職分的天國學術認定可能為何呢?


(本文初載於20027月出版之「成大醫學中心通訊」,13,44-7.  現承蒙作者與總編輯陳美霞教授之慨允予以轉載。陳教授同時為成大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該期通訊中對於升等、學術評鑑等議題亦有多項討論文章,值得關心這個問題的同仁參閱。)
 
    教授升等在學術界是件大事。尤其在國內比在國外(至少比在美國)好像是更重要的一回事。
    以芝加哥大學為例,一個教授升等前當事人著作履歷收集齊全交與系主任,系上一方面安排10-15位外校同行寫介紹信,一方面安排當事人給一次(有時兩次)專題演講。一切完成之後,經系務會議討論後送上院方校方複審整個程序大約耗時6個月
以筆者的經驗專題演講之後一般資深教授大概就能-七成決定這個教授該不該升等該不該授予終身職
剩下的三、四成在看過著作表,參閱三、四篇代表著作讀過推薦信函,以及與幾位同事討論學術上重點之後,大抵可決定在教授會議尚須討論的重點在哪些地方。除非在特殊情況下,通常在演講完後,已是大事底定
 
    整個過程其實僅是繞著一個重點打轉-這個重點即是,學術上的貢獻與創新。用的語言也基本上是非量化的。舉一個例子:甲教授以矩陣的模式來探討生物群落的穩定性,他以實驗操作的方式來控制潮間帶矩陣單元的數量,進而預測群落的穩定性。基本上,實驗與理論配合的十分良好,從去年起他把這個研究方法運用到溪流群落上,結果似乎也十分理想。甲教授是美國生態界當今40歲以下最好的3-5個人之一。推薦信函基本上都指出他在生態界是個後起新秀。甲教授過去五年的十篇著作全是在第一流專業期刊上發表,包括Ecology, Evolution, American Naturist. 他的教學成效在平均值上下,不好也不壞。甲教授的唯一弱點是研究經費,長期祇有一個不大不小的NSF(美國國家科學基金)計畫。甲教授的順利升等是個很典型的簡單案例,就因為他的學術貢獻—芝加哥大學升等考量的核心—十分堅強。我想用這個例子指出三點:
第一,學術的貢獻只能用學術的語言來描述(給教授打85分不是學術語言,85分是小學生的語言),只算研究經費SCI,就是打分數的做法,有資格評鑑當事人的學術成就的人,必須能夠運用這個語言來評鑑,換句話說,評鑑者必須能夠表達當事人學術工作的實質瞭解當事人在他領域裡相對的貢獻
評鑑者必須在這工作上花相當的功夫比審學術期刊的稿件可是要費心多多
 
    更進一步從學術層面而言,研究經費及教學成效應該是好比資格考試一樣,只有過關與不過關之別一旦過了關,不應再有高低之分(美國許多與醫學生物相關的系所,研究經費的多寡十分重要;教學嘛,可有可無,這也是個畸形現象,花費不多可是研究做的好,豈不是更好)。同樣的,論文發表的期刊,了不起也是分個一流、二流、三流,就可以了。所謂一流期刊,絕對不只是Nature, Science, Cell之類。在筆者系上評教授升等時,專業期刊的文章,譬如GeneticsEcologyNature, Science的作品沒什麼差別。
 
第二,基於上述的考量,院校級上層決策單位應該尊重系級單位,這是外行尊重內行的基本原則上層決策單位必須做的是督導系級單位在評鑑升等以學術之本為主。譬如說,有位乙教授生產許多論文,且在很高的SCI期刊上發表,他的研究主題散佈十分廣泛,但絕大部分是與他人合作,做別人題目的論文,若是系上僅僅基於SCI而強力推薦乙教授的升等,院校級評審委員有責任質詢系方,乙教授學術貢獻的核心在哪兒。基本上“外行”只能在原則性的問題上督導“內行”
 
    一個學術團體能否以學術成就的核心與本質作為教授升等的準則取決於這個學術團體的成熟度
若是大多數教授們的學術造詣不僅在自己專業也在相關的研究範圍內能夠洞察同行學術成就的高低那就是一個成熟的學術團體
如果一個學校有許多系的學術成熟度還是處於一個過渡時期,在教授升等的抉擇上無能力以全面的、本質的、核心的學術標準來衡量,那麼上層的決策單位該怎麼辦?這是筆者想要討論的第三點。
 
一個學術團體大到像中央研究院小到像筆者個人的研究小組它的成就基本上是取決於這團體程度最高,表現最好的成員,這些成員人數也許代表團體的20%,也許50%,但不會是100%
一個好的科學政策絕對不能為了保障團體較弱成員的表現不低過一個水平,而訂定細緻而綁手綁腳的政策或要求,因而限制了它的精英的最佳表現。英國的學術政策與亞洲模式在這點上是大相逕庭的。例如,英國的博士訓練十分寬鬆,差的很差,但好的人才可就沒受什麼限制可自由發展了。反之,國內或亞洲訓練博士生時有許多瑣瑣碎碎的要求,主要是防止較差的博士生不致掉到夾縫裡去,結果是因小失大,導致精英人才束手縛腳,元氣盡失
 
同樣的,一個學校有些系是明星系,人才濟濟,有些系是扶不起的阿斗,院校在升等的政策上,千萬不能以防止較弱的系提升不夠格的教授為目標而訂定一些政策,越廚代庖,連自己最好的系的意見都不能採納,這建議基本上是上述第二點,“外行”(院校)尊重內行()的引伸。有些系的教授恐怕在他自己的領域也是外行,就這點,院校只能一步步改善,但不能因此束縛了好的系的發展
 
    升遷考核的主要目的促進學術的進步。若是為了表象的公平,造成學術進步的障礙,這種升遷制度是須要徹底檢討的。
升遷制度基本上是要藉著獎勵優良學術工作提升整個學術水平,可惜優良學術工作的本質短期內十分不易評估,一般對升遷、考核、獎勵、褒貶只能靠著可測量的標記來代表這個本質。
評估制度的首要法則是能把“標”與“本”的分別釐定出來,而不能以標奪本。學術工作的標記可是五花八門,有算論文篇數、算期刊的impact factor、算經費、算別人對升等當事人的看法的好壞等等,不一而足。如果學術工作者,不特別去遷就這些標記,基本上,每一個標記都可在某種程度上反應科學工作的某個面向。很不幸的,只要有一小部分工作者汲汲營營以標為本,整個學術風氣也會跟著江河日下,近年來國內學術風氣的一大弊病就是誤以為可以用一個萬能指標來取代學術質量之本。這個萬能指標之一就是所謂的SCISSCI,或EI
 
    SCI的問題不是它不夠準確或公平,它的最大問題是它太公平太準確了,反而造成一個能夠喧賓奪主的假象,以致以標奪本,形成一個全國上下不問學術工作本質,只問SCI的局面。升等獎勵只有一個原則,那就是返璞歸真,一切從學術源本做起,“本”只能以學術語言來描述,再完整的指標也僅是個表象,做做參考可以,千萬不可太當真。
 
--------------------------------------------
<補充>
何謂學術?
http://blog.lehu.shu.edu.cn/sqdai/A116647.html
 
做了這麼多年學術研究,談了這麼多次學術思想、學術道德,對於「學術」一詞的嚴格定義,倒是沒有認真追究過。讀了呂思勉先生所著的《每天學點中國史》,偶然發現了一個「標準答案」。翻開此書正文第一頁,上面寫道:
 
「凡講學問必須知道學和術的區別學是明白事情的真相的術則是措置事情的法子。把舊話說起來,就是『明體』和『達用』。」
 
因此,所謂學術,就是「明體達用」。學術的主要涵義是:追求學問的方法
由此產生如下聯想:
· 學術與學識不能等同。後者主要指所掌握的知識體系,前者者則是積累知識的途徑和步驟。我們關注學術,更應注重做學問的方法。例如,聽學術報告,除了要瞭解具體知識和結果以外,還應該努力探究獲得這些結果的方法和途徑
只有從方法論的角度來聽報告分析結果學問才會有日新月異的進步;而學術報告人的任務,就不應限於介紹具體結果,更應該闡明結果的來龍去脈,講清其中的方法論內涵
· 教師的傳道授業解惑的重點傳授學術
也就是說,應該努力實踐錢校長的一貫主張:教師應該授人以「漁」,而非授人以「魚」
 
我一直對本校的教學考核有意見,就是覺得他們沒有以此為基本點,老在形而上學的表面上下功夫。我認為,區分老師的優劣,最主要的標準應是:是否能真正有效地傳播學術
 
· 考察學術道德主要審視做學問的途徑的正當性
學術道德敗壞的主要表現剽竊、抄襲,造假,一稿多投等等,都是在獲取結果的方法上的嚴重違規。因此,時常看到一種說法:「儘管此人學術水平較高,但學術道德低劣」,此說是自相矛盾的!只要學術道德不端正,此人一定學術水平低下
 
真誠地希望新時代的學子在學術上突飛猛進!







小白石:
 
用此標準暫時衡量定義「天國五重職分」的學術標準了吧?
 
例如天國教師的職分確定,應該就是是否能真正有效地傳播天國學術?
 
以真理為體,聖靈恩賜為用。
 
例如,聽天國某真理學術報告(例如「釋放」),除了要瞭解具體有關「釋放」聖經知識和結果以外,還應該努力探究如何從聖靈的感動與「釋放」恩賜獲得這些結果的實行方法和途徑。
只有從與聖靈同工的經驗論的角度來聽報告,分析結果,屬靈學問才會有日新月異的進步;而天國真理「釋放」學術報告人的任務,就不應限於介紹具體結果,更應該闡明「釋放」結果的來龍去脈,講清其中的天國真理論與聖靈關係信任的深入內涵。
 
天國教師的傳道授業解惑的重點是傳授「天國學術」
也就是說,應該努力實踐天國學校主耶穌校長的一貫主張:
 
天國教師應該授人以「漁」,而非授人以「魚」。>藉此文作者延伸創作推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