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

關於部落格
願神祝福願意行在祂旨意上的人

也求神使人人都能得救

更多重生的信徒能蒙神直接所用...
  • 2724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氣功的靈異經驗-李前明先生-這見證太棒了!求聖靈幫助大家「破功」


氣功的靈異經驗
 
李前明先生
 
  首先我要聲明,我所講的有關氣功的種種,只是根據我個人的經驗所做的檢討分析,不敢說一定百分之百正確,所以我不準備與人辯論,只盼讀者能將心中的疑難放在禱告中向主耶穌求問。氣功對我所造成身心靈裡的傷害,實在是難以數算。若不是上帝用他奇妙的恩手引領我走出來,今日的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因此,雖然知道講出來一定會擋人財路、引起爭論,但看到在海外華人圈中有這麼多人受迷惑,看到在中國大陸有超過一億人沉迷此道,我還是不能不按著我的良知和對聖經的認識,把自己所經歷到的氣功真相公諸於世。我修中華福音神學院北美延伸制課程時,林道亮院長和康來昌教授也一再鼓勵我為主勇敢做見證。
 
  此氣非彼氣
 
  一九九一年三月十五日,禮拜六,我去聽介紹氣功的免費講座,並當場報了名,然後在一個月之內,修完初級班、中級班、高級班,並在台灣、香港、大陸買了很多氣功、內功的書回來看,接下來在氣功領域中沉溺了兩年。「氣」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據我那自稱基督徒的氣功老師說,就是當初上帝創造人的時候,吹進人鼻孔裡的那一股氣。而氣功就是把這股氣發掘出來,用意念加以導引、運用。當時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如今回想,那根本是生意人招攬顧客的噱頭。 
 
  第一,這位老師根本不是他所自稱的「基督徒」。因為他曾鼓勵我們這些練功已入門而發功時有種種特殊動作的學員,去拜八仙中的某一位,說如此就可功力大增真基督徒會教人去拜偶像嗎
第二,在聖經中找不到任何根據,說我們可以去運用上帝吹進人體內的那股氣。上帝告訴我們是他賜下這生命之「氣」(或「靈」),當人死之時,他要收回「氣」(或「靈」)。所以若是真有「氣」的話,上帝才是親自掌管的那一位
再者,即使真有「氣」存在,當亞當犯罪之後上帝會讓他眼中的罪人去使用這股「氣」發展它的潛能嗎?值得我們思考!
 
  那麼,氣功所說的「氣」真的存在嗎?就我練功的經驗,確實是存在的。氣功的基本原理,就是「以意御氣」,用意念來引導丹田中那團氣,讓它循著經脈遊走一個小周天或大周天,最後再回到丹田。記得我初次打通「任督脈」之後,覺得丹田中似有一顆暖暖溫溫、黃豆大小的「氣」出現,到最後練到像雞蛋那麼大。當我腹痛,就將它引到腹部去醫治;胸痛,軌引到胸部去醫治。可發現感冒細菌何在,引氣去殺掉它們,而立刻得痊癒。甚至可為人發功治病。若將氣引到性器官去練,就可使之收發自如、持久不衰,此即南加州華人報紙上近年來大肆廣告的「帝王功」,我在上課的第四天就練成了。
 
  功力日進之後,若將氣引到頭部,更可刺激平時末發揮功能的腦細胞,想起很多原本想不起來的事,接收到許多原來五官接收不到的訊號。據書上說,練到一個地步,還能打開前額正中的「天眼」(即一貫道所稱的「玄關竅」),就可看到、聽到靈裡的事物。講這種事的人,有的是吹牛,有的卻是真的。 
 
  打通任督二脈
 
  學氣功的人都知道,練功的第一步就是要學吸氣、欲氣與吐氣,吸入丹田試著存在裡面,一直憋到非吐出不可之際,才慢慢吐出來,此即所謂「吐納」的功夫。我原就有學聲樂的底子,對運用丹田呼吸頗有心得,這也就是我為什麼那麼快就登堂入室的原因吧。
 
  聽我氣功班上的同學說,第一堂課,我吐納的聲音就有如在公路上狂飆的摩托車,聲勢驚人!接下來更關鍵性的一步,就是要打通任督二脈。當你的氣由丹田循經脈沿著背部穴道上頭頂,再從前額導引下來之時,如果舌頭能找著上顎氣接通的那一點,任督脈就打通了。氣就可順利下來,沿著前身的穴道再回到丹田。據說,嬰兒出生之後六個月內,任督二脈是通的,因此所謂接通任督脈,就是找回嬰兒吸母奶的舌型。有的人沒接通,氣積在腦袋裡,會弄得頭痛欲裂,書上說甚至有人腦血管會脹破。任督二脈通了,才有可能小周天(上半身)、大周天(全身)、吸氣(吸收日月精華、樹木石頭,甚至別的健康者的氣)、放氣(靈魂出竅)一路練下去,直到「特異功能」的境界。 
 
  我在初級班的第二堂課,任督二脈就打通了,當時上顎掉下一團很小的內球,就像一個小奶頭。從此,只要我醒著,舌尖就不是跟常人一樣平貼在下顎上,而是不由自主地自動往上抵住上顎那個小肉球,直到兩年後我破功為止,舌頭都是如此。奇妙的是,破功之後,「小奶頭」也就消失了,舌頭也不再捲上去,而又恢復自然的平躺狀態!記得任督脈接通的那一剎那,我覺得有一股暖雨由頭上慢慢澆遍全身,自己身上的汗也淋漓而下,一股能力進來,令我感動莫名、放聲痛哭。然後,我就站起來在教室中間拳打腳踢約有五十分鐘之久
 
  「功力」日進
 
  接通之後的第二天,我那嚴重的花粉過敏症就痊癒了。第四天練成帝王功。這股氣好像不只能健身、治病,練到後來,還能發出身外、影響別人、為人醫病。記得有一次,我在家中院子裡練「放氣」,把自己的氣導入一棵松樹。希望能吸取松樹的氣來培養增加自己的元氣。氣一放出頭頂,頓時感覺身體裡面一片黑暗,有如靈魂真的出竅,人變成行尸走肉,我嚇了一大跳,連忙用意念把氣從樹頂、樹身、樹根一路急速地叫回來。從此我再也不敢嘗試。但一次就夠了!誰知道那回到我身子裡的,是夾雜著什麼東西呢?
 
  說到調度外界的氣來做為己用,我如果想要調別人的氣,可以用意念力探查他的腦波、心波及呼吸的頻率,我若把自己的呼吸頻率調整到與對方同步,就可以調他的氣過來。在同練高級班氣功的人當中,常有這種現象當著老師的面,都會互相玩這種恐怖陰森的把戲靈界中,大鬼欺負戲弄小鬼,很正常嘛
 
  「氣」等於「邪靈」
 
  氣功中的「氣」到底是什麼?我由自己的經驗來分析,不能不說,氣功的氣,就是邪靈,絕不是上帝造人時吹在我們裡面的氣(編按:對於氣功之「氣」的定義,李前明在此處所言與梁燕城教授在本刊今年第十一期「與天地之主感通」一文中之觀點略有不同,但反對練氣功之立場則一。)。我這麼說,成千上萬學氣功的朋友一定很不服氣。且聽我細細道來。
 
  自從一九八九年四月學成結業以後,我就覺得自己是個無所不能的超人。我運氣練功時,並非在歇斯底里的狀態,而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氣在體內走到那裡,我都知道。
 
  如果上帝后來沒有救我,衝著它在肉體及精神上所給我的那種甜頭,我是不可能放棄這麼「美妙」的能力的!當時,我滿心滿腦,就是想利用這股超自然的力量,去滿足財、色、名、利的慾望。當時真不知做了多少邪惡的事。我自以為在利用氣功其實是被氣功背後招來的靈界勢力所轄制
那些病痛的醫治、情慾的滿足,就好比在向黑道、地下錢莊借錢,起初用得很痛快,等到他要你還錢時,你就萬劫不復了
我在見證中也說過,初練成時,我天天練兩三次,練好幾個鐘頭,覺得妙不可言。但第二年起,調息後就心煩意躁、怪夢不斷心思意念變得非常惡毒連說話也無法自我控制、人似乎也變成多重性格。可是我當時根本沒想到這些是跟氣功有關的。甚至每晚當我把燈光調暗,開始調息,就會起雞皮疙瘩,是那種在渾身上下遊走的雞皮疙瘩,難受極了
 
  以上諸般現象,一般人說是「走火入魔」,我現在卻認為是邪靈在進行轄制人的工作。如今回顧,很可能在所謂「接通任督二脈」的那一刻,邪靈就進入我體內了。也從那一刻起,邪靈就可自由進出我的身體,甚至可住在我裡面。氣功是一種讓肉體向靈界敞開的方法。
 
  氣炸了三次
 
  我這麼說不是沒有根據的。我悔改信主的過程,跟一般人有很大的不同。因為我除了「罪」的問題,還有「氣」的問題需要對付。我信主之後魔鬼不放過我,每一夜都以種種淒厲可怖的現象,來驚嚇我、攻擊我。於是我向上帝求,若是氣功這麼不好,請幫我破掉。我曾聽說可以破功,卻不知道怎麼破。
 
  上帝果然幫我破了!
 
  頭一樁,就是一九九三年四月二十日在印尼第一次呼叫主耶穌的那夜,丹田中的氣連續炸出來三次,然後我大哭了兩個半鐘頭,過去記憶裡的傷痕、失望,那些人、事、物一一出現在心頭,清楚地感覺被主的手溫柔地撫慰醫治。日後我在預備做見證時,聖靈讓我看到我當初接通任督二脈時,也是大哭不止,但卻是拳打腳踢,下意識中覺得我通了、我了不起、幾乎自覺是超人!我可以摧毀那些欺負過、傷害過我、得罪過我的人!兩者現象雖同,意義卻有天淵之別。
 
  四鬼離身
 
  第二樁,就是出印尼回美國後第一次上教會。一進禮拜堂,丹田中的氣就在腹部突突亂跳,舌頭也不由自主在口腔中橫衝直撞。我那時還不知道有關靈的事,心想:哇!這裡氣真旺!崇拜後,帶我信主的周先生請我起來做見證,我卻大放謬論足足三十分鐘之久!有股力量控制著我的舌頭,說不該說的話,讓說的卻一句也說不出來。會後去周先生家,他說,你練的氣功不好,不要練了。
 
  我不服,說你自己沒練過不要亂講。他說,你會走火入魔。我大怒,說什麼叫走火入魔?他說,就是會起雞皮疙痊瘩。我一聽楞住了,心想,他沒練過怎麼會知道?莫非是聖靈感動他的?因為我到後來每次練功時,都有會漫延的雞皮疙瘩在我身上遊走。後來有周先生教會的五位弟兄到他家來,希望為我禱告,當他們一個個為我禱告的時候,我心中很感動,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但舌頭硬是緊緊抵住上顎,讓我一句話也禱告不出,一滴淚也掉不下。這舌頭,是我運氣於全身的鑰匙如今卻這般與我唱反調!
離開周先生家,才發現舌頭把我的上顎全都頂爛了,痛得要命!我心裡非常害怕
(全身都是邪靈,控制不住敵擋!難怪雅各書說舌頭是百體最壞的,若能靠主控制舌,一切肉體就容易了!)
 
  當夜回到家,我求告主耶穌替我鑑察,為何舌頭會如此作怪,如果氣功的能力來源是不好的話,我求主耶穌幫我破功。才一禱告完,就感覺胃下端有個東西貼著皮膚裡層蛇行往上拱,當它爬到胸部,天上有股很強的吸力,把它「咻!」一聲吸出去。(我是一直咳,咳到胃壓得好扁,感覺有氣體衝出去,那些氣很髒。)
 
從它開始爬上來直到飛出去為止,我一直發出極可怕的鬼叫,是那種一氣呵成、彷彿發自地獄深處的呼喊!喘了口氣,按著第二個「東西」從我肝臟往上爬,我經過一陣喊叫,它又被天上的吸力吸出去,第三個腹中衝出去
 
  第四個從心臟蠢蠢欲動,我頓時覺得有股極腥臭的東西要出來,就衝到廁所大嘔特嘔。它出去後,我躺在地毯上大喘特喘,身體雖累心靈卻空前地清明,有如一片平湖,沒有一絲漣漪。當時我只知道我的功被主耶穌破了。隔天有位從小跟我一起在眷村長大的趙弟兄告訴我,那四個出去的東西是邪靈,我這才恍然大悟!
 
  第三樁,學氣功的人,都要學運氣生津,然後把口水留在口中漱個幾百下,再慢慢嚥進丹田,據說可增「精」固本。有一次我在禱告纖悔中,口水突然冒土來,我下意識要咽,但聖靈不許,並光照我意念中仍被氣功的學說捆綁要我張嘴讓它流口水像開了自來水龍頭一般,流了很久,若照氣功師所言,身體流掉了那麼多「玉津」,早該虛脫癱瘓在地,但我卻安然無恙。
 
我想,上帝要將我在氣功中認為最寶貴的事物,以及一些習慣動作,一一破除。接著我不停地打又長又響的膈,然後又不停地放極響的屁,如此上下交攻、前後兩個半鐘頭,直到連大腸都脫出來一截。聖靈讓我看到那天出去的邪靈(),真是一大缸
我這才明白,我的體質自學氣功後已異於常人上帝要重整我、再造我,當然對我的管教也必須異於常人
 
  全是恩典!
 
  我在見證中也說過,信了主之後,上帝賜我渴慕的心,天天認真讀經、禱告,努力修延伸制神學課程、閱讀屬靈書籍,參與教會事奉、過團契的生活。
 
  我認為,不管是瑜咖、人電學、大小周天、氣功、超覺靜坐、太極內功、調息、一指禪、帝王功,都是換湯不換藥的東西。無論宣傳得多麼天花亂墜,無論有多少令人心動的「見證」,都是包著糖衣的毒藥!當然,教氣功的不一定是壞人、不一定是蓄意要引人誤入歧途,我甚至相信連教的人自己都不明白其間的凶險,因為人真是太有限了,對那肉眼看不見的靈界,瞭解得實在太少了。他們也許自以為是在做好事呢!
 
  若你正想要練,不要上了魔鬼的當,起初嘗點甜頭,後來吃盡苦頭。若你已在練,你要切切求問主,將「該練或不該練」的主權交託給主,求聖靈光照你當如何行。魔鬼就像吼叫的獅子,隨時伺機要吞吃人、轄制人,你若執意衝破上帝為人所設立的、對靈界的禁制(其實也是對你的保護),任意敞開大門,我實在為你擔憂!
想要練氣功的人,絕大多數是為了強身治病、延年益壽。
然而,基督徒的人生觀,絕不是一味求攫取、求亨通、求健康,而是付出、順服、見證的人生觀
 
原載於約伯小聚網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